你的位置:编辑出版网 >> 资讯 >> 编辑职业 >> 正文 投稿

创新导向(上)从「异想天开」突破现状:写给编辑人的信8

2011-11-12 20:58 |  编辑出版网  | nihao

周浩正:编辑力初探1.0(连载)——

【写给编辑人的信】

创新导向(上)

从「异想天开」突破现状

高彦:

这封信用了「创新导向」作为标题,并不表示将提出什么了不起的构想,在此处之所以这样书写,只是想彰显它的重要性,同时也希望以此自勉,假使做不到“Think Difference”(苹果计算机的经营理念),想长久保有竞争优势无疑是缘木求鱼。因为若想挣脱现实纠缠不清的乱麻,让企业(出版社)更上层楼,只有一个方法:跳出框框

在身陷的泥淖中挣扎,只会越陷越深,跳出来找一块新土开垦,虽然充满挑战和不可测性,但这不也提供了另一种征服的乐趣?

我所了解的几家台湾指标性出版社,便是这样走出来的。

她们敢于不拘泥现状,尝试改变游戏规则或另写游戏规则,以取得成功。

譬如「城邦人出版集团」。

 

传统出版社于迈向规模化的过程中,都由内部细分路线的方式来完成扩张,我们姑且名之曰「单一核心辐射性模式」,他们的资金来源只有一个,是层级性极强的集权体系,老板掌控所有权力和权利(例如出版方向、组织、盈利分配、人事升迁、薪资等),在这小小王国里,老板似神一般握有「说了算」的生杀大权,当老板的经营视野和对书市走向的判断力还未失准时,在一定的规模下尚能控御,但无法维持长期拓展性的成长。城邦的董事长詹宏志,原是远流出版公司的总经理,他在远流时期以「无围墙学校」作为愿景,打造出传统出版经营的终极模式,他知道当有一天离开远流时,就不能抄袭、复制过去的成功经验。

果然,他创建了一个可让当今出版界心怀「异」志之士,纷纷携带资金、构想入盟的平台「城邦出版集团」。城邦中央只做咨询、营销、仓储等服务与资金运用的建议与管理,给各执行人最大权限,因此于短短数年之间,他陆续成立了三十四家出版社,每年出版1,500种新书,每年图书销售量约1,000万册,去年总营业额达31亿台币,目前继续朝向一百家、一百亿营业额的规模前进,这种分权的扩张方式,在此暂以「多核心辐射性模式」名之。

他引进不同来源的资金,以相似的模式,成立数个「集团式」组合(如城邦、计算机家庭、商周媒体、侬侬国际媒体、尖端出版;以及英属盖曼群岛商家庭传媒公司、麦浩斯信息公司、巨思文化……等),囊括了不同性质的五十几种杂志(总印量约2,000万册)和创投基金等不同任务的公司,使他不但能在资金运用上可左右逢源,而无匮乏之虞,也使得各集团分散风险并扩增了营业收入,以目前台湾出版生态评估,詹宏志应是出版界(甚至华人地区)最具实力与影响力的人。

因他另写了游戏规则,终于建立起詹式王朝

他开垦出一片新土,新土上百花齐放,他把经营愿景简约为极具吸引力的四字箴言「花园主义」。意思是说,在这片园圃里,允许奇花异卉各凭本领,争奇斗艳,尽情绽放。

他问了两个问题:

「花园里能只有一种花吗?读书花园里能只读一种书吗?」

「不是不能,而是不好。」他答。

所以,花园里必须容许百花齐放。他说﹕

「城邦是一个基于这种理解而建造出来的出版团体,它自我分裂、自我变异,由一而多,由简单而复杂,直到它自身复杂到和生命现象一样。」

我们因此将看到像现实世界的缩影在花园重现:「有多种政体,多种价值,多种伦理秩序,因而留下多种思想样貌……看到众声之喧哗。」

这就是「隐藏秩序于自然之中的花园主义」。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引述詹宏志的自剖似的解说,因为放眼出版界众多杰出经营者之中,他是少数(也许是唯一)有大能力提出愿景并予以实践的人。他的「花园主义」设下可迅速凝聚人才与资本的平台,超越当前出版界的认知,而获得惊人的、奇迹式的成长。

他,创新出版经营理念的定义,所以拥有了自己建造的城邦。

 

1998年9月,一个年轻作家在众人还未了解、甚或轻蔑网络文学时,她在「城邦花园」开垦一块园地,痞子蔡的处女作《第一次亲密接触》石破天惊地横扫两岸三地,销售量以百万册计;次年又以《7一ELEVEN之恋》攻城略地,把次文化做成新核心,而由此奠定了出版基础,发展迄今,她本身已滋生出包括丛书与杂志等17个系列(e-touch、红绘本、Lovepost、Magic、蔡智恒作品……等,请上网查阅),在她那读者层面,独领风骚,这个出版社叫「红色」,她的创始人叫叶姿麟

在台湾,佛书流通是无法估算的庞大市场,究竟有多大市值从没有人知道(保守估计,或许有10亿元以上),因为绝大多数是以「善书」的方式,在寺庙、善男信女住宅、街坊巷道及摊贩等处,免费赠阅流通,但一般而言,无论内容或装帧都乏善可陈。而某些深具巨大影响力的宗教团体,又常因忠诚的信念,而各守山头,且多了门户之见,做不到兼容并蓄,而使社会上心向佛学者,少了引介之窗。

2000年,有个女孩名叫周本骥,她说服城邦接纳了佛书专业出版计划(多了不起的拱桥!),成立了「橡树林」出版社,她「期盼为所有想一窥佛法堂奥的读者,筑一条方便之道,母需再寻寻觅觅」,她以少量的资金与人手,以无比的耐心,精雕细凿每一本丛书(石头),一步一脚印地厚植实力,这类型的读物,虽属小众,但不褪流行,而购阅者一旦认同橡树林的理念,便成为最忠诚的支持者和传播者。出版社业绩一年比一年出色,到了今年,已陆续发展出七个系列,每一本书都拥有长久的生命力,可预见未来橡树林的大花圃一定花团簇锦,美不胜收。

詹伟雄,一个极优秀的年轻人,当他服完兵役,即被甄选进入人人向往的《天下杂志》工作,六、七之后,他和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决定寻找「新土」,集资创办一份能适应新兴科技环境及思维下成长一代需要的新(天下)杂志。

他们找了很多人晤谈,只有詹宏志理解他们的想法。

詹宏志大力支持,不但投入资金,也把自己放入,他了解这些年轻人有个共同的名字:未来

创刊号来势汹汹,在大报刊登全页广告,声称只要打电话、传真、写信或以e-mail索取,即可免费获赠创刊号一册。创刊号正式发行时,厚厚的彩印巨册,再加上詹宏志近年所写专栏结集成200多页的新书,市值约380元,却以49元售价、彻底执行「价格破坏」的营销手法,直诉读者。据他告知,光这一役,代价是2000万元台币。

数位时代》就此诞生,去年由月刊改为双周刊。在我所读过的国内杂志中,它在编辑技巧方面,依我个人经验审视,其内容的架构与组合,堪称为最佳典范(关于杂志编辑,我有一套自以为是的理论,以后再来讨论)。

詹式王朝就这样一块块砖石砌造起一座座城堡,也隐约见识到热情拥抱新思维、大胆创新、犀利出击的詹氏兵法。

Think Difference,造就出不凡的事业,詹式王朝的建立绝不是出于侥幸或幸运*。

 

另一个杰出典范就是新加坡。

2002年9月1日出刊的《天下杂志》的封面故事「新加坡变了」报导,采访记者一出机场,就看到大街小巷处处挂着醒目的市招:“Together,We Make The Difference”他们在采访过程中,常听到官员说:「Strike a Balance!」新加坡人热衷于追求动态平衡,不断寻求突破,并以「Thinking School,Learning Nation」做为愿景,大声喊出「再造新加坡」,希望全面提升人民素质,成为一个「优雅社会」(Gracious Society)。

6月,我将和内人去新加坡停留一周,目的即在感受一下「新」的新加坡有什么不一样,我们曾在不同年份去旅游过几次,这一回可是抱着学习之心有备而去,我特地读了《李光耀回忆录:新加坡的故事》及《心耘﹕一群经济精英打造新加坡成为第一的关键历程》,以了解这个小国之所以形成今日面貌的造因。

有两个(以前没有的)新地标,我们决定专程游访﹕一是像一双超级苍蝇眼、效法澳洲「悉尼歌剧院」壮阔气势和地标效应的国家级「滨海剧院」,我们打算前去聆赏某晚节目;一是「图书馆」──想亲眼目睹在信息爆炸时代,不但没有淘汰,反而在八年之内,投入200亿台币重新改造,扩大了功能,赋予新的意义,与小区融为一体的现代图书馆。

他们只是585.4平方公里的小岛,人口仅417.1万人,建国之初,一无所有,如今「樟宜国际机场」排名世界第一、闻名全球的乌节路购物街、鸟园、世界首创的「夜间动物园」、四季忙碌的「裕廊岛石化工业区」(全球第三大炼油中心)、在世界各地寻觅商机、购并当地相关企业的「新加坡电信」、执行「星下芭蕾」计划,赞助艺术团体、打造「One-North」城中城计划,吸引全世界科技人才及创业家等居住,合力进行创新研究与产品开发,许多国际知名工程与生化专家纷纷加入……,这些成就令人刮目相看;而国民所得于2002年已达20,887元,在亚洲各国中排名第二,仅次于日本。

他们敢超越常理,异想天开,编织大梦,也勇于实践,所以成就出「李(光耀)式王朝」。以四十多年努力,把毫无资源的弹丸小岛,跻身开发国家之列,而于第五个「十年计划」启动之刻,又重塑其梦想与愿景。

我之所以喋喋不休引述「城邦」与「新加坡」的事例,旨在说明「创意」的重要性,如何从一无所有中,借力使用,于重重竞争脱颖而出,而詹宏志或李光耀所创建的王国,在他们刚开始描述梦想时,恐怕多半被视为「异想天开」的痴人梦话,而冷眼旁观等看笑话者,远多于信任之人。

然而,结局好,一切都好。

他们证明了远古七天七夜打造世界的神话是真实可信的。

 

有一本有趣的书《乖离与怪利﹕异端概念创造主流市场》,书中核心概念颇具启发性,和这封信的主题可收相互发明之效,于此引述数段,浅尝一下滋味﹕

 

◎任何不同于常态的事物,都可称之为「异端」。

◎异端等于创新,创新等于机会,机会等于市场,最终,市场又被异端摧毁。

◎「异端之见」从脱离原创者的狂热脑袋,到变成确立的「社会实务」这段期间,异端呈视一种「线性的型态」。我们把这线性型态描述为﹕从「外围」到「边缘」、到「前卫国度」(the Realm of the Cool)到「明日之星」,最后成为「社会成规」。在变成社会成规后,原本被视为「异端的概念」,可能依循几种途径到达不同阶段,我们称这些阶段为「老套」、「既定形象」、「原型」或「典范」、「被遗忘」。

◎并非所有始于「外围的概念」最终都会变成「社会成规」,但所有「社会成规」最早都始于「外围思维」。

◎硅谷的历史,随处可见把「异端的梦想」化为「成功事业」的辍学生、适应不良者及梦想家。

◎长久以来,社会(尤其是企业界)向来企图驯服异端者,却享用他们带来的成果;犹有甚者,铲除异端耆,却把他们的构想放进产品或服务中。

◎经营的真正诀窍是学会管理位于边缘的概念,而不是管理已进入市场核心的产品;真正重要的商机不在市场核心,而是那些还不成熟、看起来一团乱、还未被规范的东西。

◎像《Fast Company》《Business2.0》《企业家》等商业杂志里报导的故事,讲的不是菁英企业主管,而是那些特立独行、玩法迥异、甚至是不加入赛局的怪胎。他们不打破游戏规则,而是自创游戏规则。

◎证诸历史,那些挑战既有、挑战广为接受的事物规律的第一人,就是异端者,例如﹕耶稣基督、伽俐略、达文西、巴斯德、毕加索、亨利福特、爱因斯坦、洛克菲勒、比尔盖兹、史蒂夫贾伯斯……等人,他们全是成功的异端者。

 

以上引述的文字,无非在表达「异见」的创新价值不容忽视,像李光耀与詹宏志,他们都「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自主或不自主地选择常规以外的途径」,勇敢的走自己的路

啰啰苏苏写了这一大长串,全是为下述各出版方案铺出一条道路。我不知道它们能否算是一种创意,甚至无法评估是否具有价值,但至少有人曾经认真想过。如今我已老耄,留下这些长久盘据于我脑海的构想,期待有缘之人,将它们转化为真实存在。

信,在不知不觉中又拖了好多页,所以,积存于心的出版方案只得在下一封信细述,请稍待数日。

问候纪社长

浩正6,1'04

─────────────────────────────────────

詹宏志永远能说出令人激动的话。在今年元月初,他将「城邦出版人」(Cite Publishers)辖下五大集团整合于同栋大楼上班的乔迁酒会中,针对出版界对城邦资本主义化、四处兼并小出版社的行为,提出说明。他强调他不主张「金字塔型的大型组织」,而是一种能够让怀抱不同理想的出版人的独立性与独特性都可以发挥的小组织群。但若想「冲上国际」,就不得不有一个「坚实的组织」──出版集团必须有20亿台币以上年营业额,在国际上才有企划与营销的能力,所以「大」是不得不的「必然」。至于,会不会因「大」而失去理想性与想象力,他并不担心,因为「花园主义」的理念,即在「共构一个花园」,而花园里,也允诺百花齐放,性格缤纷。

请关注编辑出版网 >资讯 >编辑职业
打印 | 收藏 |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1:2:9美国好莱坞动画电影成功方程式:写给编辑人的信7 下一篇:创新导向(中)「电影书方案」举隅:写给编辑人的信9
收藏关注编辑出版网社会热点转载,这里有

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