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编辑出版网 >> 资讯 >> 编辑职业 >> 正文 投稿

经典再造「新定本」与「新经典」:写给编辑人的信6

2011-11-12 20:55 |  编辑出版网  | nihao

周浩正:编辑力初探1.0(连载)——

【写给编辑人的信6

经典再造

「新定本」与「新经典」

高彦:

你来信说到资金充裕与否的问题,值得一谈 。

假使事情都必须等到资金不虞匮乏时才动手,这世界未免太理想化。在台湾,我看过从不缺钱的公司(多半是公营性质的),却因未任用专才,导致亏损累累而频频替换总经理,最后一蹶不振,将江山拱手让人;目前台面上那些深具影响力、钞票满荷包的出版社,都是私人企业,大约成立于七、八○年代,从30万台币(申请出版社应自备的银行存款)起家,有些老板还得靠借贷筹集首运金,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历经险厄才有今天的局面。他们在最艰困的时期,天天到处调头寸,以便在银行下午三点半打烊之前,把所缺资金存入,好应付当日必须兑现的支票,否则跳了票,触犯票据法,是要坐牢的(这条恶法在10多年前已经取消)。而银行欢迎出版社开户却不肯贷款周转,因为他们认为书不能当抵押品,只是一堆废纸而已。但这些出版社在极险恶的环境下,走出阴霾,建造起自己的王国。除了天生的企业人本色:冒险性格、组织力、策略眼光和资金调度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用对人」与「做对事」。

柯林斯(Jim Collins)在所著《从A到A》一书中,归纳美国500大企业十五年来的表现,经比较、分析、整理,筛选出11家「从优秀到卓越」的公司,揭示它们成功因素首在「找对人」。柯林斯说人人都同意「选才」很重要,但少有人肯下定决心认真觅才。先找对人,再发展策略──这是此书最核心的观点,原书立论精辟,大陆亦有译本,请购来细阅,不再赘言。

人找对了,他自会组织经营团队,拟订经营目标,去做正确的事。远流出版公司总经理詹宏志找到郝广才,因而开辟出儿童馆,在绘本童书的领域,独占鳌头,就是很典型的例子,投资在他身上的钱,第三年就开始回收,还使公司增加不少资产(版权)。

顺便提一个重要的常识性观念:一个好的领导人永远是「做对的事」而不是努力「把事情做对」,这两者的分野,区别了领导才干的良窳。台湾当今活跃于第一线的出版人,或多或少均具有这些特质,他们没有时间犯错,否则将很快从激烈的竞争中出局,丧失对书市的影响力。

 

台湾虽是弹丸之地,内部竞争非常红火,人口才二千三百万,登记有案的出版社却有近七千家。台北出版公会最近发布的电子报,引述行政院新闻局公布的统计资料:在2002年,约七千家出版社中,曾申请ISBN的有2,385家,申请4本以上的有1,058家,全年新出版书种36,758种,以儿童读物/励志类为最多,实际销售额则以教科书及儿童读物分占1,2名,整个出版产业推估产值为530亿~648亿9千多万元之间,平均每家营收为4千零66万6千7百元(不含营销通路),每天出版新书达100种。

请试着想想书店店员每天面对排山倒海送来新书的压力,也请想想出版社面对如此残酷杀戮战场的生存压力──能活着,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面临生死存亡的民营出版社,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天天思索着「如何活在今天,还要活在明天,永续经营下去」;不断寻求人才与新的出版构想,便成了领导人的首要使命。

总而言之,钱固然重要,人更重要。有钱的老板都非常谨慎,不愿轻诺,像「实用历史」事后证明大获成功的构想,从提出讨论到付诸实施,整整耗了一年半的时间,我可还是这家出版社拥有实权的总编辑呢!

但若一旦获得信任,就有机会「一」搏了。

至于其中有些不足与外人道的经营窍门,未来再找机会说明(也许你们早已做了),现在回到「经典再造」继续讨论。

 

为什么要「经典再造」?

答案很简单:因为是个大商机。

但关键在我们能不能重塑经典,站在原典的肩上写出「新定本」。

譬如说,取吴承恩《西游记》而代之的「顽皮王(捣蛋王、破坏王)孙悟空」(虚拟书名),是否能真正走进成长中一代的心灵,将西天取经的81难,转化为「成长故事」?

年轻、充满创意、不甘墨守成规的现代吴承恩,怎能忍受J.K.罗琳只用了一点儿魔法,就从《哈利波特》赢得了超过10亿美金的报酬?

一个活在今日时空背景下的吴承恩,会怎么写他的《西游记》?

《顽皮王》的<首部曲>会不会是:

「孙悟空上学啦!──魔法学校1年级生的10堂课」

你猜一猜,像这样的纲要,能不能迅速拟出100篇?(我很想杜撰另外99篇篇名,不过这似乎不该由我来做)假设每篇6~8万字,配置大量精美的想象画,制作成每册220页左右、特殊开本的软皮精装书,再加上灵活的营销点子,我相信必有斩获。

故事内容应该切合孩童天真活泼、喜爱冒险、好奇、捉弄人的天性,万万不可扳起面孔、非得「文以载道」地去承担太多不该羼入的假道学似的命题,《汤姆历险记》就是好榜样,不和他们站在一起成为一国,是打不进孩童内心的。

 

孙悟空故事的再创作,诚是一大挑战。在物色创作者时,或可放眼于成名童书作家之外,一般而言,成名作家的肩上往往承荷了过重的使命,再加上个人已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必须予以尊重──在这种情况下,不如培植新的写手──当然,台面上的专家学者一定要设法赢取他们的支持。

人们常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小读者们的眼睛也是,他们非常清楚什么作品才能击中心弦。缺少童趣的作品,很快回归市场基本面,它的最终命运,就是躺在仓库与时长存。

所以,为了跳出框框,也可试着组织一个写作班子,精挑成员,一同编撰情节,再由文字运用纯熟者执笔完成,共享一个笔名。但依我的个性,我会不惜成本设立大奖,从来稿中挑选合作人选,和他一起编织大梦。

既然一开始就决定写出「新定本」,就必须抱持非成功不可的决心,只有走在所有竞争者前面,先驰得点,「新定本」才有机会走进市场,「新定本」一旦生存下来,这即是「新经典的诞生」。

「经典再造」是一项艰鉅的大工程,它奠基于出版经营者的策略抉择──当你企图建立「竞争优势」时,手边有没有和竞争者在市场上完全区隔的产品,展现出自己产品的「独特」与「卓越不凡」?经典再造工程绝对是一块「再迟疑就来不及」的大领域,它能形成竞争优势,它离经典不远,因为它来自经典。对出版人而言,它具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而一旦占有这块版图,是可以独吃上一辈子的。这样的故事若创作出来,它就是如假包换的「紫牛产品」了。

难道你认为新蕾应将「经典再造」拱手让人吗?

 

除了《西游记》,还有太多作品及其书中人物(角色)可赋予新的意义加以重塑。例如:《封神榜》里的哪叱,他法力无边,武功盖世;他不喜欢束缚;他自定规矩;他一直在寻觅真我──像潘彼得一样,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我想这类例子太多,留在下信再加叙述,你不妨也拿出纸笔,放肆一下想象,记录下来,说不定蹦出一个了不起的创意。

在「经典再造」的企划中,我同时酝酿另一个「中国儿童守护神」大梦。梦梦相系,一梦牵一梦,希望能美梦成真。

祝天天有梦

问候纪总

 

浩正3,1'04

─────────────────────────────────

另:【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四册收到了,谢谢你们。我有一些看法,下信中一并回复。

请关注编辑出版网 >资讯 >编辑职业
打印 | 收藏 |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两个「i」:写给编辑人的信5 下一篇:1:2:9美国好莱坞动画电影成功方程式:写给编辑人的信7
收藏关注编辑出版网社会热点转载,这里有

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