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编辑出版网 >> 资讯 >> 报道 >> 报刊出版 >> 正文 投稿

“大衣哥”朱之文的故事

2011-10-31 20:23 |  编辑出版网  | nihao

柳絮满天飘,榆钱串上了梢,又是一季春来到。

  2011年3月,有位农民从绿油油的庄稼地儿走向五彩缤纷的大舞台,成为这个春天最值得欣赏的景观——

  他头戴黑色毛线帽,身穿绿色军大衣,鞋子上沾满了泥土;他乡音醇厚,笑容纯善,朴实至极、憨厚至极;他歌声浑厚而嘹亮,婉转而悠扬,穿云裂帛,荡气回肠!

  他淳朴中还是淳朴的草根形象,有一种触动人心的力量。有惊愕无声继而掌声爆响者;有看之听之怆然而涕下者;更  有报告《星光大道》“毕姥爷”、支持他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鼓励他唱到维也纳金色大厅者……

  这位倾倒亿万歌迷的农民,就是山东省菏泽市单县朱楼村42岁的朱之文,人称“大衣哥”。

  俺打小就喜欢唱歌,没事儿就唱两嗓子,

  庄稼听了已半醉儿,牛羊听了不淘气儿

  朱之文的歌唱生涯是从6岁开始的。



  那时他刚上学,全班同学一起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他嗓门大,又很卖力气,受到老师夸奖,从此就喜欢上了唱歌。因为年纪小害羞,他就钻进房后的麦地里唱,好在他的个头还没有麦子高。

  可是,希望的小苗刚冒芽,就遇上了风抽霜打。就在这一年,爹病了,肚子疼,吃不下东西,黑瘦黑瘦的。哥哥姐姐成家的成家,出嫁的出嫁,朱之文只好用吱吱呀呀的破板车拉着爹,到20里地外的金庄去看病。

  一个炎热的夏天,太阳如火烤着大地,抓一把土面儿都烫手。朱之文吃力地拉着身患重病的爹,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凹凸不平的乡间小路上。

  到了一个集市,看到有卖羊肉汤的、有卖包子的,还有卖冰棍的,又饿又渴的朱之文不由得放慢了脚步。这时,爹给了他5毛钱,让他买点儿吃的。他却说:“俺不要,留着给您看病。”爹拉着他的手痛哭失声……

  朱之文9岁时,爹去世了。可怜爹从没进过大医院,到死也不知得的啥病。家里的顶梁柱倒了,娘拉扯着他们姐弟7个艰难度日,能吃饱就不错了,哪还有钱交学费?朱之文小学二年级没上完不得不退学,他跟着娘去地里干活,农闲时还在附近的建筑工地和泥、搬砖、搭架子。

  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朱之文29岁才娶上媳妇,两年后有了一儿一女,他家的光景更是下雨天背柴草,越背越重。

  不怕天旱,就怕锄头断。苦巴巴的日子没有消磨掉朱之文对唱歌圣洁的坚守。

  他咬破手指,在一件破背心上写下誓言:成功!他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就喊着“一二三”命令自个儿鲤鱼打挺蹦下炕,跑步到一房高的河堤上喊嗓子。下雨天就顶块塑料布喊,刮风天就对着风栽栽愣愣地喊,寒冬腊月大雪天他也在喊,全然不顾冻烂了手和脸……他这一喊竟喊了30多个春夏和秋冬!

  在简陋的家中,朱之文还垒了间练歌房,有空儿就对着镜子练站姿、练咬音吐字;翻着字典十遍百遍地识五线谱、学乐理知识。因练歌房柴门难掩,常来光顾的羊曾撞碎他的镜子,吃掉他好不容易抄来的歌谱,咬断他刚接上的电子琴的电线……

  1988年,朱之文在旧书摊上买回金铁霖教授的一本有声教材和3盘磁带,他如获至宝地学起来。书上说咋着练,他就咋着练。有时,干了一天活儿又累又困,他就把自个儿的头发用绳子绑起来,挂在墙壁的钉子上,这法儿真不孬,立马来了精神。

  头顶纯净的蓝天,脚踏厚重的黄土,朱之文边在季节里劳作边唱歌,虽贫然乐之。在田间地头、在树林里、在小河边,都回荡着他真切自然带着泥土气息的歌声,庄稼听了已半醉儿,牛羊听了不淘气儿,就连他家的小黄鸡听了也扑棱棱飞到他的肩头小嘴一张一张的。

  有网友曰:“天下农人多矣,如之文禀赋者亦众矣,然其声惟能吆牛喝马。之文布衣陋食,不绝于歌三十载,竟终成大器。何也?人不患无名,而患无恒也!”

  俺瞎嗷嗷了这么多年,没料到唱出了名堂,

  真是个幸运的人,很幸运很幸运

  今年刚过完年,朱之文就到县城北关的方便面厂打工。他干的是打地面的活儿,负责拉沙子、铺石子、倒水泥,一天挣50块钱。

  有天晌午,工友们吃完饭在一起休息。有人提议:“听说朱大哥会唱歌,给大伙儿来一个咋样?”朱之文说:“好嘞。”

  一首《在那遥远的地方》唱罢,大伙儿愣住了,半天才缓过神儿来:“哎呀,你唱得这么好,咋不去参加比赛?”“哪有比赛的?”“山东电视台《我是大明星》栏目正在济宁海选呢。”

  朱之文想:“俺整天照这书那书的瞎嗷嗷,也不知唱到啥水平上了,参加比赛得不得冠军无所谓,明白自个儿到底能不能登上大舞台最打紧。”

  第二天,日历牌上写的是正月十三。天上飘着小雪,冷风嗖嗖的。早晨4点,朱之文简单吃了两口饭,揣上家里仅剩的100块钱,戴上黑色毛线帽,穿上绿色军大衣,便出了家门。

  他骑自行车先到黄楼村,再坐汽车到了县城。一打问才知道春运期间到济宁的票价从15元涨到30多元。他犯了嘀咕:去还是不去?路费已经花了十几块不去更不合算,他咬咬牙还是去了。



  参赛人员在济宁东南角的文化广场报名,朱之文则被路人指向了西北角。他舍不得打车,喊着“一二一”跑了大半个城区,晌午头才找着地儿。

  偏巧,排在朱之文前边报名的是个跑调大王,还没唱完就被哄走。这让本来就不自信的朱之文更加不自信,想回去又心疼白花了路费,报吧。他怯声怯语地问管面试的导演:“俺中不中?”管面试的导演说:“试试吧。”他就唱了两句,竟相中了。

  管面试的导演让朱之文换件衣服再上台参赛。他抬眼一望,发现参赛人员个个穿着西服革履,只有他穿着大衣戴着帽子,帽檐还折了,朝下耷拉着。可是买件衣服最孬的也得20块钱,剩30块钱就不够买车票回家了。他说:“俺不换,叫俺唱俺就唱,不叫俺唱俺就赶紧回去,晚了就赶不上车了。”管面试的导演无奈地说:“凑合着唱吧。”

  站在恁大个舞台上唱歌,朱之文大年初一翻皇历还是头一回。他脸红得像喝了酒,两条腿哆嗦得像筛糠。

  当他开口唱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评委以为是音响师把原声带给放了出来,让把伴奏关掉。朱之文接着清唱,观众叫着站起来给他鼓掌,掌声似汹涌的长江水。

  评委大喊:“你是哪个专业团体的演员打扮成这样来冒充?”朱之文说:“俺就是个种地的农民,没钱买衣服,这还是最好的呢。”评委让他把大衣脱了,见露出的红毛衣更破,袖口上还有一个大窟窿。

  评委又问:“现在地里种的啥?”朱之文答:“麦子、玉米、花生。”“种麦子是先浇水还是先放种子?”“那得看旱不旱,不旱不用浇水……”

  评委让主持人近距离看看他的手是干活的还是弹琴的?主持人感叹:“确是一双搬砖的手啊!”

  评委震惊了:真不敢相信是他的声音,太好听了,晋级!

  没承想这么顺利。朱之文一高兴,花5块钱刻了张参赛光盘。结果到了县城,剩下的钱不够买回村的票了,他只好摸黑步行30多里,半夜才进了家门。

  2011年3月22日,朱之文用化肥袋子拎了半袋馍和咸菜到济南参加复赛。他演唱的《驼铃》再次让全场沸腾,直接进入4月的总决赛。

  3月23日下午5点半,朱之文从省城回来了。俺的天!里三层外三层的咋来恁多人,进村的路都让汽车堵死了,连警察也出动了,家已经进不去了。

  原来,他在济宁海选的视频在网上公布后,地球人都知道了“大衣哥”,他已成为亿万粉丝崇拜的“歌神”!

  曾经问天又问地,俺的舞台在哪里?今天总算找到了——它就在大家的抬举里!

  此后,朱之文获得总决赛冠军,并走进中央电视台,参加了《欢乐英雄》、《星光大道》、《我们有一套》、《中国文艺》等多个名牌栏目的演出,得到了著名歌唱家杨洪基、著名词作家阎肃、著名声乐教育家金铁霖当面指教,还和国家 一级演员于文华合唱了多首歌曲。

  朱之文说:“俺是个幸运的人,很幸运很幸运!”

  清明前的一天早晨,朱之文趟着露水走过玉米地,来到爹娘的坟前。

  他跪在那儿泣不成声地对爹娘说:“打俺记事起您二老就没享过一天福,您二老要是能看到儿的今天多好啊……”

  俺不管唱到哪,都是种地的农民,

  虽然出名不要想着俺出轨

  出名难,做名人更难。朱之文成为大明星后,麻烦不断——

  先是家里人正常吃饭睡觉都很困难。整天有几百人围着,当院没地儿站,就蹲在房顶上,坐在墙头上,把他家的墙沿坐塌了,桃树压折了,石棉瓦踩碎了,大白鹅吓跑了。他抓空儿啃个馍吧也有人咔咔地拍照,陪他练歌的小黄鸡也被追着合影。他那件著名的沾了喜气的不管天多热都穿着演出的大衣,这个看看那个看看,看着看着就不知被谁拿走了,另一件让狗给撕了好几个口子的大衣,也不知哪去了。

  紧接着,外边人纷纷找上来。有要采访的,有要录制节目的,有请他参加活动的、演出的……一天到晚他得接上百个电话,半夜也有人打,打坏了他5部手机。一个月他有二十七八天不在家,连练歌的时间也没有了。原来想种点儿菜,地都翻好了,就是没空儿种。

  再后来,老实巴交从不说啥的媳妇也跟他生起是非,一天四五个电话追着,警告他:“你整天在外头风光,可别把俺忘喽。”

  朱之文咋能忘呢。媳妇的好,他灯笼点蜡烛肚里明。有年冬天,他牙疼得打转,睡不着觉,肚子饿也不敢吃东西。怎奈家里没钱,只好噙口凉水止疼。谁知,媳妇不吱声地将自个儿留了好几年的长头发剪掉,换了200块钱买来3剂汤药,给他治好牙疼……

  在山东电视台《综艺满天星》的节目现场,从未跟媳妇说过知心话儿的朱之文对媳妇说,你在家照顾好鸡,照顾好鹅,照顾好儿子小伟,别让他上河里捞鱼,俺虽然出名,不要想着俺出轨。

  他还给媳妇唱了一首歌:“俺俩心相印,爱情常相守;俺俩手牵手,温情暖心头……心相印手牵手天长地久共白头。”

  我们看到,出名后的朱之文,淳朴中依旧是淳朴。

  这些日子,骤然改变的生活轨迹让朱之文难以承受。他说,俺咋恁累得慌,累得直不起腰,贴着膏药呢,有一条腿还老打弯,毁了,俩腿好像不一般长了,牙疼的老毛病也犯了,累得都不能活了。咳,还是赶个集、收个麦、喝碗糊糊舒服自在。

  可是,当乡亲们想听他唱歌时,他还是那句话:“好嘞!”“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站在家门口的板车上,他就开了一个演唱会。

  多年来,朱之文家里很穷,是乡亲们一直帮衬着。这次他参加比赛得了奖金,头一笔花销就是给村里买了2台变压器、8台健身器,他还和支书合计好,明年在村南建一座漫水桥,方便乡亲们浇地、洗衣服、外出干活。

  草根离开泥土,就失去了滋养;明星染上铜臭,就暗淡了光芒。

  “大衣哥”,愿你守住那份淳朴,永远代表农民兄弟歌唱!

请关注编辑出版网 >资讯 >报道 >报刊出版
打印 | 收藏 |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出版发行界: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指明发展方向 下一篇:燕山大学出版社获准设立,冀东辽西地区首家出版社
收藏关注编辑出版网社会热点转载,这里有

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