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编辑出版网 >> 资讯 >> 业务提升 >> 期刊审稿 >> 正文 投稿

赵大良:也谈精品科技期刊的培育

2009-11-08 15:31 |  | 赵大良

在任胜利的博客上,再次读到一篇发表在《编辑学报》的文章——“有关精品科技期刊发展战略的思考”,也引发了我的一点思考。

精品科技期刊建设的意义

科技期刊是一个国家科技实力的体现,同时为科技事业的发展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高水平的科技期刊更能够肩负起一个国家科学技术发展的引领作用。

在科学技术发展的初期或者说一定程度上,一个国家的科技实力不一定需要通过本国的科技期刊来体现,或者全部体现在本国的科技期刊上,完全可以借助知名的国际期刊来提升科研工作者、科研团队和国家的显示度,体现各自的实力。特别是在以英文为通用语言的今天,中文科技期刊也不太可能全面体现中国的科技实力。但是,当一个国家的科技影响力达到一定的程度,或者说有一定的显示度以后,作为科学研究的组成部分的低下科技期刊出版水平不仅仅不能展现科技实力,反而给国家的整体科技影响力带来负面的影响。国内科技出版水平的低下,有可能使得投向国际期刊的成果受到不应有的怀疑——能做出这样的研究成果吗?一个国家的科学研究水平和科技出版水平的一致性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因此,培育一批能够基本反映国家科学研究实力的科技期刊,是国家科学发展的要求。

科技期刊在国家科学技术发展中的推动作用,不仅仅体现在发表了多少研究论文,为多少科学研究人员提供了交流的平台,而且是科学研究风气的养成和传播的重要园地。科技期刊的本质属性就是记录、传播科研成果,开展学术交流,而隐含在传播交流过程中的科技出版活动也是科学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学研究工作者,同时也是科学出版工作者的一分子——科学技术出版工作不应该、也不是“出版工作者”的事,而是科学研究共同体的共同责任。科学研究工作者参与科技出版的最广泛的方式就是“同行审稿”,审稿的过程就是科学研究中的重要环节——评议。另外,选题的确定、内容的组织和选择也应该是科技工作者的义务,而不是出版商的特长,至少一学术交流为主的科技期刊的内容应该是有科学研究者参与决定。目前科学研究者参与科技出版的深度不够,不代表科技期刊不重要,反而是科技出版水平低下的原因之一。

科学是无国界的,但是科学研究成果的应用是与现实利益息息相关的。因此,科学研究中的发言权和显示度,不仅仅体现一个国家的实力,也体现出一个国家和社会在国际社会发展中的影响力。任何一个国家都必然试图引导世界建立一套有利于本国发展的国际环境,解决本国发展中继续解决的问题。科学研究工作也是一样,世俗的科学和科学的世俗化已经成为现代科技特别是技术的特点。因此,如何发挥各自在国际上的引导能力,不仅仅是站在科学发展的前沿,而且应该是能够引领世界研究的方向。科技期刊的出版,无疑在科学研究的发展中起着重要的引领和导向作用,尽管是一些有价值的成果被“埋没”,延误的科学发展的进程,而这更说明科技出版的导向作用。我们是将科技发展的导向权交给别人,还是争取自己的发言权?这显然是一个无须回答的问题。

精品科技期刊建设的现状

现在我们讲精品科技期刊,实际上我们长期以来进行的“优秀科技期刊”、“国家期刊奖”、“双效期刊”等等,目的都是试图扶持和培育起我们自己的国际知名科技期刊。这种努力不能说不尽力,但是多数是停留在引导、褒奖的层面上。就是现在科技部、中国科协、国际自然科学基金委、教育部等组织开展的“精品科技期刊”建设,在评奖化的同时加大了“项目”、“工程”的意识,在一部分期刊中投入了几千万的经费。同时,也引进了项目验收和评估的机制,动态管理,能进能出。从这一点来讲,的确是也大进步。但是,正如任胜利研究的结论所示:“单纯的经费资助并没有显著地提高中国科技期刊的国际化程度及其在国际科学界的学术影响力。”

表彰引导没有成效。经费投入的效果也并不十分明显,那么问题到底处在什么地方?中国是否有能力出版高水平的科技期刊?现实不得不让我们思考。在我国经济实力不断提升,科学研究的影响力不断扩大的情况下,办不出来一份国际的知名科技期刊是不应该的。“神州”能上天、“嫦娥”能绕月,而不能出版一份国际知名的科技期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

任胜利提出了如下四条建议:明确期刊的定位,帮助受资助的期刊提高显示度;尊重期刊的个性特点、重点解决共性问题;建立编辑人员出国留学与培训基金,培养一批具有国际性期刊编辑与出版前沿意识的编辑人才;加强研究,促进发展。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242574 但我认为这还不是根本问题。我国科技期刊出版的根本问题,并不是简单的经费问题,也不是简单的出版人的问题,而是体制和氛围的问题。体制不对,能人也会变成用人,难以发挥作用;氛围不对,正气难张,浊流横溢。

(1)从体制上来讲,我们没有将出版人与科学家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机制。专家办刊往往是各自为政,小而全,避长护短——一份期刊往往成为几个人的私有财产,从选题策划。到审稿编辑,乃至排版发行都困于一个小小的编辑部,结果是:学术上没有精力把关,经营上有看不起。要想组织一定程度的集约化出版,往往就是在一个主办单位内都是难以打破的“利益集团”。而一旦组建专职的出版队伍,学术专家的主编、编委之职往往又成为虚设。谁来掌控期刊的出版方向——在我国出版的社会责任往往重于经营责任。

如果目前还有几个水平较高的科技期刊,往往是那些分工明确,各守其责,学术、编校和出版分工做比较好的。所以,如果要使我国的科技期刊真正能够上水平,必须在出版体制上建立进行改革。这也应该是国外科技出版取得成功的基本经验——科学研究共同体中的每一个参与者,能够在科技出版中发挥各自的所长。

国家层面上已经认识到问题的所在,试图通过成立“法人出版单位”来解决这样的问题,这无疑是正确的方向,因为当出版(刊号)资源如果由独立的法人掌控,就可以实现资源的重新组合、分工合作。但是,目前的问题是困于“学术研究”和“出版经营”的属性之中。也就是学术的经营性和出版的学术性混在了一起,所以停下来“试图”定性出“公益性”的出版。而没有看到这立的问题不是体制,而是风气。

(2)从风气的角度来讲,可以风气两个方面。第一就是学术研究者无限扩大学术的权限,而期刊出版者又试图掌控期刊的出版方向,而没有建立起学术专家与期刊出版者之间的相互尊重和信任的氛围。在没有这样的相互尊重和信任的风气的前提下,出版体制上的改革注定是难以进行下去,即便是进行也需要付出长期磨合的成本。另外一个方面,在社会风气不正、学术腐败滋生的情况下,指望科技期刊能够成为一片净土,那只能是空想。就是有一小部分的人在坚守,也是改变不了堕落的趋势。世俗的科学和科学的世俗化,使得科学研究追求的是利益而非真理。那么,在这种世俗的风气下,如果使科技期刊出版的高水平和高影响力转化为经济利益,那么就会有人或者单位来捍卫出版的声誉。这也就是为什么出版商为什么愿意投资学术出版的根本原因。

(3)基于维护学术声誉的角度考虑,出路就在于将科技出版的利益转让给投资商,商人为了起长远的经济回报,才会有积极性来维护期刊的学术影响。在世俗的学术界已经没有坚守“清贫”的基础。如果我们还仅仅寄希望于道德的回归,那只能是空想。因为社会的发展已经不可逆转,市场的法则已经很难建立起理想的“象牙塔”。为此,我们就应该分析科技期刊的价值点在什么地方?谁有可能对这样的价值感兴趣!现实已经十分明显,网络化已经将传统出版的盈利模式打破,科技信息的数字化具有巨大的盈利空间。所以,以数字化出版为核心的出版集团(商)的建立,必将是科技期刊发展的趋势。为此,精品科技期刊的培育也就必须与“数字化”出版商的建立相结合。单纯的开放存取 (Open Access,OA) 出版救不了整个科技期刊出版事业,而那只能是科技出版的一部分。因为学术研究的世俗化决定了那种建立在“理想主义”基础之上的公益事业没有竞争力,更不可能一统天下。

请关注编辑出版网 >资讯 >业务提升 >期刊审稿
打印 | 收藏 |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邹斌:审稿感受(一)为什么复审会有新问题 下一篇:任胜利:有关精品科技期刊发展战略的思考
收藏关注编辑出版网社会热点转载,这里有

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