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编辑出版网 >> 资讯 >> 业务提升 >> 期刊审稿 >> 正文 投稿

编辑的审美活动与编辑美

2010-6-02 20:01 |  出版科学  | 陈景春

编辑的审美活动与编辑美 陈景春

摘 要: 编辑审美活动可帮助编辑有效地获得精神产品真与善的品格,亦可创造出编辑审美价值形态。编辑审美活动的特点是与一般文本编辑工作相离析,对编辑客体美的属性整体地、感性地进行感受、鉴赏、辨析和评估。编辑美是把编辑审美价值形态运用各种符号物化凝定为一种可供传播的客观存在物。它的创造途径主要有集中、编排、关系、距离、想像等。

关键词: 编辑审美活动 编辑审美价值形态

审美是只有人才具有的高级心理活动。关于美和审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则是从人的实践活动中来考察的,认为审美是人在实践活动中观照和复现自身的一种活动,并提出了美是“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的论点。

由于人的实践活动无所不在,人的审美活动领域亦无所不在。当代技术美学的研究证明,人类在从事物质生产时伴随着审美活动,在创造物质产品使用价值的同时也创造了审美价值,如生产美学、商品美学、服装美学、建筑美学等。编辑活动是人类精神生产的重要环节,是满足人类精神生活需要的,当然更要自觉地进行审美活动。在出色的编辑活动中,凝结着编辑自身的知、情、意,使编辑自身最美好的一部分“移入”编辑客体,“对象成为人自身”,“自然对象上展开了人的本质力量的丰富性”[1]。而主体在观照这一蕴寄着编辑审美价值、成为编辑自身外化了的编辑客体时,就会复现自身,确证自己的本质力量,从而产生编辑美感,创造了编辑审美价值形态。

研究编辑审美活动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对编辑工作具有实际的指导意义。因为真善美是统一的,真(客观事物发展规律)不完全等同于美,但美却必须以真为前提;善(对于人的有用性)不完全等同于美,但美也必须以善为基础,也就是说美的东西必定是真和善的。编辑活动的最终产品——精神产品必须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真),于人有用(善),而从审美的角度把握编辑客体,往往可以直截了当地获得精神产品真与善的品格。黑格尔在谈到一些美的形态时曾说:“显然是许多事物的原因,数理诸学也必须要研究到以美为因的这一类因果关系。”[2]美是人进行审美活动的结果,但从特定的因果关系链看它也是原因,是真的原因,善的原因。麦克斯韦通过美妙的数学方程预言了电磁波的存在,这是以美为因,后来为赫芝的实验所证实,数学的美变为物理的真;科学史上充满了这种以美为因、以美启真的佳话。这种以美为因的现象其实也大量存在于编辑活动中。明末清初的评点家、编辑家金圣叹,对当时流传的《水浒传》百回本和百二十回本作了仔细的校勘、评点,最后删去了后四十九回受招安、打方腊等封建正统思想较浓的部分,保留了前七十一回“官逼民反”的精华。金圣叹不会具有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和阶级意识,因之不妨设想他之这一“腰斩”,可能主要是从审美出发,认为这样处理作品本身更美,在客观上更接近于历史的真,现实的善,达到了真善美的统一,因而金版水浒创造了很高的编辑审美价值。编辑史上很多新人新作的发现大多首先是以美为因,尔后达到了精神产品的真与善。所以,审美的视角无异于给编辑增添了一把钥匙,一盏明灯,它综合地、整体地帮助编辑进行选择和加工。当然,从编辑活动的全过程看,它一般是一种辅助的视角,还必须加上严密的理性分析和艺术鉴赏,进行判断。此外,通过编辑审美活动,还会创造出外在于文本的审美价值形态,它也是精神产品不可或缺的,将和文本一道传播于受众,这些下文都要仔细谈到,不赘。

二、编辑审美活动的特征

编辑审美活动是编辑主体对编辑客体美的感受、鉴赏、辨析和评估。在这一过程中,编辑主体对客体的美(丑)属性及其程度进行了准确的把握。

1.审美主体。编辑审美活动的主体无疑是从事编辑活动的编辑,但又不同于一般文本的编辑工作,因为他除了要进行日常编辑工作,如审理文本的科学性、艺术性以及结构和各种符号的运用外,还要进行美(丑)的鉴赏和评价;这一点经常被忽视。因此,作为审美主体的编辑首先要有审美的需求和自觉性,要具备审美能力和素养。审美素养靠长期的积淀,“急用先学”是不行的。此外,在编辑审美活动中,审美主体还经常具有一些明显特征: 1)直觉性。即主体对客体未经左思右想,“一下子”便知其美丑。这种情况经常可见。当然表面上没有左思右想,实际上还是以丰富的经验为基础的。正如苏联心理学家巴甫洛夫所说:“记得结果……却忘记了自己的先前思想的经过。”[3]直觉在审美中还经常表现为灵感和顿悟。2)情感性。审美活动始终在感性领域中进行,经常伴随着强烈的情感色彩。1962年,我国当代编辑家林呐在担任百花文艺出版社社长时,读了上海作家王西彦的长篇小说稿《在漫长的路上》后,完全沉浸在兴奋和激动之中,以至彻夜难眠,长时期徘徊于街巷之中,以排解心中的激情。客观地说,这部小说书稿质量并不十分出色,林呐当时可能更主要的是作为一名编辑,对经由自己发现的一部书稿即将投入精神产品生产的一种成就感、喜悦感,是对自己编辑工作的一种欣赏和观照;这与对书稿内容的欣赏显然不完全相同。

2.审美客体。审美客体即审美对象。在编辑审美活动中,这一客体当然就是编辑活动;但由于一般文本的编辑工作也以编辑活动为对象,这就需要把编辑的审美对象从一般文本编辑工作对象中离析出来。两者的区分主要有:1)一般文本的编辑工作多着眼于局部地把握编辑客体,而编辑审美则需要从编辑活动的整体来进行欣赏和观照。2)一般文本的编辑工作多要对文本进行理性分析后,再作出综合判断;编辑审美活动则必须从客体的形象性着眼,把客体作为一个生动具体的形象,并运用视觉、听觉和统觉等来感受和欣赏。3)编辑审美活动应适当脱离具体的文本编辑工作,集中于对客体美(丑)属性的鉴赏。4)在编辑审美活动中,重点是对文本的美(丑)进行欣赏和辨析,有时也需要对选题进行审美,或对精神产品的形式进行设计(如在书刊出版中,就要对装帧美提出要求)。由于这些问题大都与下文相交叉,不赘。

3.编辑审美活动。上文已提及,一般文本的编辑工作和编辑的审美活动表面看来似乎是重合的,实际上分属于两个不同的范畴,有着明显的区分。第一,层次不同。低层次的、工匠式的编辑工作所具有的审美属性往往很少,大多是不自觉的、零散的,而在高水平、创造性的编辑活动中,审美成分则表现得比较明显、充分,而且是自觉的。第二,对象不同。一般文本的编辑工作多是以文本的具体内容为对象,着重于对文本具体内容和个别部分进行是非、曲直、正讹乃至美丑的推敲和认知;而编辑的审美活动则把文稿当作一个具体的、感性形态的整体,一种只有编辑才具有的特定对象——作为编辑自身的创造物、外化物,从整体上来审视,其重点是美(丑)的感受和辨析。第三,行为方式不同。宏观的编辑审美活动,多表现为对选题、稿件内容、作者遴选等问题的沉思和遐想;微观的编辑审美活动在行为上多表现为对稿件的粗翻或细读之后的回味。或者说,一般文本编辑工作多着眼于局部,以局部求整体;编辑的审美活动则着重于整体,从整体上观照局部。第四,思维方式不同。一般文本编辑工作主要靠逻辑思维方式,即便是审读文艺作品时,虽然在初始阶段要凭借形象思维方式对作品进行欣赏和感受,但最终还要用逻辑思维对作品的艺术价值作出正确的判断和裁决。而编辑的审美活动则主要靠形象思维,靠编辑的感受、直觉和想像。第五,结果亦不同。一般文本编辑工作最终所创造的是精神产品的某种使用价值,而编辑审美活动所创造的则是产品的审美价值[4]。

以上对编辑审美活动的特点进行了粗略探讨,这有助于把编辑的审美活动从一般文本的编辑工作中离析出来,亦有助于认识编辑审美活动中的主、客体和一般文本编辑工作中主客体之间的区分。

三、编辑美的形态及其创造途径

编辑在审美活动中,获得了种种审美价值;但编辑的职责要求他不能独自享受这些审美价值,还应传播于受众,与受众共享。这就需要把这些审美体验从内贮的状态中移出,运用各种符号物化凝定为一种可为他人所感知,亦可传播的客观存在物,这就是编辑审美价值形态,也可简称之为编辑美。前文已经提及人在各种实践活动中进行审美活动时,都可创造出相应的审美价值形态,如科学美、艺术美、语言美、行为美、环境美、产品美等。编辑在审美活动中产生,并经运用符号物化凝定的审美价值形态,当然亦可进行参照称之为编辑美。编辑美应包括文本之美,这是编辑通过选择创造出来的。编辑面对数量繁多的文本,以自身的智慧和才情选择某一具有科学性、艺术性和审美价值的文本投入传播,使文本潜在的美转化为现实的美,这当然是编辑的一项重大贡献;但文本毕竟是作者创造的,显然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编辑美需要研究的重点应该是外在于文本,由编辑审美活动独立创造的各种审美价值形态。

徐纪敏先生在《科学美学思想史》一书中,提出了科学美的形态,主要有:①统一性,②多样性,③简单性,④复杂性,⑤秩序和谐和统一,⑥对称性,⑦演绎性或归纳性,⑧数学美,⑨守恒美,⑩风格美[5]。这是把科学理论作为欣赏、审美对象,梳理出来的科学美的重要形态。在探讨编辑美时,亦不妨循此思路。笔者在拙著《文艺编辑学》一书中,也曾提出一些编辑美的主要形态(它们是:①集中,②有序,③完满,④丰富,⑤新颖,⑥节奏,⑦匀称,⑧特色),并为如何创造这些编辑美的形态作了较详细的论述;至今笔者认为虽不一定全面,但确实是很重要的。这些,本文不拟重述。只想就通过哪些具体途径创造编辑美作一些补充。 

1.集中。上文曾提及集中是编辑美的重要形态,同时也是编辑在审美活动中创造编辑美的重要途径;这是由于同向结构并列会使对象自身强化的缘故。事实上,人类创造的文化财富(包括知识形态和审美价值形态)是无限的,而任何一种精神产品都只是这无限中的有限,要围绕一定意图集中某一方面的文化,选择一个集中点(焦点)。如一本(或一套)书,一张报,一台广播电视节目都要找到这个焦点。所谓策划,首先是要找出这个焦点来。一般说来,一种精神产品的焦点应当明确、清晰、新颖、独特,这之中就蕴含了审美价值。匠心独具的焦点本身就可以使精神产品具有魅力和新意。比如,散文是一种既散又短的文体,多为人所忽视,但百花文艺出版社的老编辑林呐、徐柏容等人,却能于平淡中见深长,

从上世纪60年代初起,策划了一套《百花散文书系》,集中收选1918至1949年间著名散文家的名篇佳作,按人集中分册出版,并统一体例、统一装帧,坚持二十余年,规模达百余部,成为该社的拳头产品,具有小巧玲珑与蔚为大观相统一的审美价值。这种美是由集中这一特定手段创造出来的,它不但外在于文本,而且超越于文本之美,是一种典型的编辑美。设若某一精神产品的焦点不明确,不清晰,则会使人感到驳杂、混乱,近年来,央视播出的春节晚会,即多有此病。

2.编排。编排是掌握在编辑手中一种最具行业特色的手段。它不简单地等同于汇总、集合或排列。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文本经有意识地编排后,就会产生一种新质,这颇似电影艺术中蒙太奇的运用。“蒙太奇”原为建筑术语,意为构成、装配,后转用于电影艺术,意为剪辑、组合。这一词汇在艺术领域中的最早提出者爱森斯坦在《蒙太奇在1938》一书中指出:“把无论两个什么镜头对列在一起,它们就必然会联成一种从这个对列中作为新的质而产生出来的新的表象。”这里的“新质”,就是外在于原有镜头的审美价值。编辑通过编排,运用对文本的选择、剪辑、排列、组合等手段,同样会创造出外在于文本的编辑美。这种编辑美大量存在于汇编性的书、报、刊和广播电视节目中,但表现得最为集中、充分的莫

过于各种编纂得十分成功的工具书了。工具书的最小细胞是词条,它只是知识的单元,不具备美的属性,但经相互交叉、补充的编排处理后,情况就变了。纵向地看,每一词条都分为词头、概括语和释义部分,并由于词级的不同决定其字数和褒贬用语;横向地看,又按拼音或部首、内容类别等编排了顺序、次第,这就把本来互不相关的知识单元编排成一个统一、缜密的体系,成千上万个词条的有序并列产生了类似蒙太奇的效果,除使用便捷外,还可供欣赏,给人一种浑然一体的、有序、有节奏的整体美感。这种美不存在于各个词条自身,而存在于运用编排手段产生的各个词条的关系之中,这也是一种典型的编辑美。

3.关系。法国哲学家狄德罗曾提出“美是关系”。这种关系主要指审美过程中主、客体的关系。编辑作为主体若处于主导的、支配的关系,则不但对美的客体可以满怀热情地加以肯定而创造审美价值,还可对具备丑的属性的客体进行有力的否定而创造审美价值。上个世纪初曾流行过一本书叫《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其中所记述的都是一些丑的现象,但由于作者和编者都以一种主导的、征服的关系进行揭露和鞭挞,这些丑的现象就变为可供从反面欣赏的美的形态了。当前在传媒界类似的事例很多,如央视每天播出的《焦点访谈》和每年播出一次的“3.15”晚会,在揭露丑的社会现象时,由于编播者对它们形成了主导的、支配的关系,满怀信心和力量地进行揭示、贬斥和批判,使这些丑“当众出丑”,这就化

丑为美,具有审美价值了。

4.距离。瑞士心理学派美学家布洛提出审美的心理距离说,认为在审美过程中,主体在心理上应和审美对象保持一定距离,不要考虑自身的实际需要和功利性目的。此说对编辑审美活动有两点可资借鉴。其一,受众在接受过程中有一种寻求答案的心理倾向,可称为预期前景,它和文本实际效果之间是审美距离,距离太短则效果不大,距离太长则很难产生心理共鸣。其二,编辑在选择文本(或拟定选题)时,虽不能不考虑自身的功利目的,但要超越这一目的,与之保持一定距离。这两点显然在内容上有相互交叉处,但侧重点不同。第一点侧重于文本的内容和受体的经验应保持适当距离,第二点侧重于编辑在选择文本(或拟定选题)时,不能过多地陷入功利性目的。如某些出版社出版了大量类似“如何烹调”“如何钓鱼”之类的书,虽有某些有用性,但由于和受众的生活经验距离太近,和编者的功利性目的距离太短,很难产生审美价值。

5.想像。编辑的审美活动由于离不开具体形象,因而经常伴有想像活动。美国现代著名编辑家萨克斯在谈到《厄勒克拉穿丧服最相宜》手稿时说:“虽然它还是草稿,但它气势磅礴……等着瞧吧,记着我的预言,这个戏又会轰动一时,其轰动规模将比哪一次都大。”显然,这里没有理性判断,全部都是想像,以至描绘出该剧上演后的具体画面。在通常情况下,编辑在头脑中还会想像出精神产品作为成品时美的样式,如书刊编辑会想像版式设计、装帧、整本书的形象,甚至读者争相购买的图景,或把未成型的书稿想像为已成型的文本。而在想像与现实的反差中,即提供了运用想像、填补空白,进行创造编辑美的契机。

参考文献

[1]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19

[2]黑格尔.美学(第三卷下册).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261

[3]巴甫洛夫论心理学及心理学家.北京:科学出版社,1955.11

[4]陈景春.文艺编辑学.天津:天津教育出版社,1992.164

[5]徐纪敏.科学美学思想史·序论.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7

  (作者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出版科学》2005年第二期
请关注编辑出版网 >资讯 >业务提升 >期刊审稿 ,你懂的
打印 | 收藏 |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王晓峰:选准编委 办好期刊 下一篇:因为小错误:这些稿件被撤销中国新闻奖评奖资格
收藏关注编辑出版网社会热点转载,这里有你懂的

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