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编辑出版网 >> 资讯 >> 报道 >> 社会热点转载 >> 正文 投稿

孟大明白:曹云金和郭德纲正面刚起来了!起底德云社十年恩怨情仇

2016-9-06 22:05 |  编辑出版网  | nihao

转载自孟大明白微信mingdamingbai
孟大明白:资深娱记,原《三联生活周刊》主笔,原《Vista看天下》副主编,现经营自媒体号孟大明白。14年的娱乐采访经验炼成“娱乐圈的活化石”,聊八卦、聊女性、聊生活……在尽可能的范围内自由地扯闲篇。

今天看了曹云金反击郭德纲的长微博,感觉有必要写写德云社这些年的恩怨了。江湖在今天已经远去,但德云社这点事,全是江湖。

起因是德云社修订家谱,郭德纲发了微博。请注意第一条,发这条微博的目的就是下面这两张图片。为了怕读者看不清竖排版,郭德纲还体贴地做了横排版。明眼人一看这两个“欺天灭祖”的人指的就是何云伟和曹云金,师傅就是“天”。这几行小字上面的人名是被德云社驱逐的徒弟,其实也都是自己走的。说的最狠的是郭鹤鸣,说他“欺师灭祖手段卑劣,革除师门”。

可知乎上有人爆料:郭鹤鸣离开是和平分手,郭德纲还把徒弟高峰、李云杰叫过来说郭鹤鸣是他同意离开的,不要找他麻烦。翻脸的最主要原因是离开后郭鹤鸣拜“西河弦王”贾庆华为师,贾与郭的一位师爷是平辈,这样郭鹤鸣凭空升了两辈,相声里都要当于谦父亲的郭德纲哪忍得了这个,所以郭鹤鸣的评语给的最狠。(微信号孟大明白)

普及一下,郭德纲给徒弟的辈份排行是“云鹤九宵,龙腾四海”,现在应该是排到了宵字辈。

德云社家谱出来后,郭鹤鸣先是发了一条微博“好日子”而后秒删,何云伟没有反应,不过他过去在微博评论里说过不少气郭德纲的话。外行人可能看不懂这些话问题在哪?他所说的上述人名都是郭德纲在天津时关系差的前辈,尤其是杨志刚,曾是郭德纲的老师,俩人的撕逼大战曾经上过法庭,非要套用梨园行的规矩,郭德纲背叛师门,另投侯耀文为师,也算是欺师灭祖了。坐主位者杨志刚,前排黑衣人为郭德纲。

当然,人总是双标的,规矩是约束别人的,到自己这里就只讲情感了。

郭德纲十几岁时认识了天津相声演员靳金来和文化馆馆长杨志刚,同时认他俩为师。杨志刚把他安排到文化馆做合同工,除了上台,也要为他处理杂事,包括杨志刚住院,也是郭陪护的。中间的人是郭德纲。

文化馆分给杨一套房子,杨让郭帮他处理装修的事,装修款杨志刚拿给文化馆报销了。郭德纲自己家也有套新房,他伪造了领导签字,也想把这一万多块报销了。

结果被抓包,杨志刚和馆里商量把金额降低到4000块,这样郭德纲不用被扯进刑事案,但他的劳务合同解除了,也不再是杨的徒弟。

郭硬气地离开了,去了北京。成名后他写了篇文章《我叫郭德纲》,发在“相声会馆”论坛,谈到了这一段时他承认了伪造签名的事:

“约在1991年,我家分了一套房,面临装修。我天真地认为,不久前馆长家装修几乎所有用品全是经我手采购,开票由文化馆报销。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呢?当我把这想法告诉馆长时,他的眉毛瞬间拧成一团,接着大发雷霆,由公家与私人讲起,什么雷锋啊,侵占国家财产啊……可我刚刚给你报销了所有的装修用品,怎么扭脸就不认账了?我心中充满了不服。”

“于是我犯了一个大错误———伪造!直到我死,我都要承认。那是1991年,我18岁。”检察院在立案侦查后认定属于侵占国家财物,最后退赔金额是3100元。

“虽然检察院通知馆里,让我照常工作,但我的一切都变了。馆长吩咐我每天早上7点到单位,先做前后楼的卫生,包括4个厕所。有一次,馆长悄悄出现在我身后,吓我一跳,馆长冷笑道:‘这要是文革,你用舌头也得舔干净这厕所!’”此外他每天都要写检查,两本稿纸都要写满。“馆长说主要是挖掘灵魂深处的阴暗、内心的罪恶企图,最主要的是每天不能重复。如果重复了,馆长就会几把撕碎扔在我的脸上。”

馆长羞辱他应该是真的,郭德纲是自尊心很强的人,仇他都会记在心里。

杨志刚这边觉得自己仁至义尽,他说郭德纲还偷过馆里的行头,虽然俩人不再是师徒,郭德纲第一次结婚他还随了五百块钱份子。

这篇文章发表于2006年,郭德纲已经成名,这是他第一次公开出来撕,以前都是在相声里含沙射影不提名地骂那些给他使绊子的同行,粉丝们并不知道他具体骂谁,只能大概猜测是姜昆、李金斗等人,这次虽没提名,但等于提名。(微信号孟大明白)

这场师告徒的官司最后郭德纲赢了,大兴法院给出的理由是:虽然郭德纲在《我叫郭德纲》一文中虚构了杨志刚“用公款装修房子、和女同事同居”等事实,但现在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郭德纲的行为达到了情节严重的地步,因此不构成诽谤罪。

由此可见郭德纲有些话确实信口开河,只是情节不严重。郭德纲在天津卫视一个节目里曾这么调侃杨志刚:“希望他老人家端正心态,保重身体,放下屠刀,重新做人。”

把杨气得要命。

杨志刚还向记者出示了一封于去年十二月初署名曹云金寄到红桥区文化馆的信,信件的封皮和内容都是通过打印机打印的,信里的内容有威胁之事,但这个也并无卵用。

曹云金这个名字此时蹦出来了,那时他还是郭的股肱之臣,是非曲直,个中内情,他知道的绝不会少。所以在被郭德纲不点名地骂过后,曹先是发了条同样含沙射影的微博:

这样曲里拐弯是没有力度的,于是曹云金今天发了长微博,文笔不错,而且料很硬很足,写了老郭不少不为人知或者已经被大家忘却的事,解释了为什么他不是老郭的家养徒弟以及他为什么不肯放弃“云”这个字,改回本名。

微博太长,就不搬运了,想看的同学可以自己搜,拣主要的说。

一、曹是不是家生徒弟,这种学徒一般是师傅管吃住,学成后的头三年包银全部归师傅,这是旧社会规矩。

曹云金说他每年给郭交8000块学费,每月吃饭和住宿再交1000,在2002年不算少了。

2002—2004年我就住在天桥德云社旁边的小区,那时德云社还没红,一张票20块,冬天他们门口总是有两个穿长衫的小伙哆哆嗦嗦站着,特别可怜,但我也没想着要进去瞅一眼。

郭德纲几乎是几个月之内窜红的,后面再细述他是如何走红的。

二、06年曹参加央视相声大赛,进入决赛,郭临时让他退赛,没给理由。曹认为是郭不想他翅膀硬了,也有可能是郭当时和央视为敌,听过他的《我要上春晚》就知道。

但有意思的是,郭在2013年食言上了央视春晚,曹云金也上了那年春晚,俩人还尴尬的同台了。在央视门口曹想和郭打招呼,郭没理他走了。

三、收入低,拍《三笑才子佳人》不给片酬。这才是郭德纲旗下大弟子纷纷离开的真正原因——利。

据说何云伟等人红了之后月工资不过2000元左右,不比普通白领多,曹云金也自爆票房收入十几万时,他的演出费是五百。

德云社走的第一拨人是徐德亮和王文林,徐德亮北大毕业,原本和文化较低的其他同门就不太对付,但他也是因为收入离开,他每场演出150块,他用“野狗”比喻郭德纲:“他并不善良,但在这个难于用善或恶来形容的社会上活了过来,在和同类的争斗嘶咬中,炼就了一身钢筋铁骨。他毫不掩饰对骨头的渴望,无论是一群不怀好意的人,还是一群争食成性的狗,他都决然面对,直扑向前。野狗都有狼性,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毅力。”

听起来又像是某种欣赏,但欣赏代替不了物质。

郭德纲没有公开撕过他,他俩是平辈,郭德纲恪守着梨园规矩,不撕平辈,他也一直没说过李菁坏话。

徐德亮的师傅,也是德云社创始人张文顺非常生气,他收回了“德”这个排行,将徐逐出师门。

2009年张文顺去世时,徐德亮去参加了葬礼,他和德云社应该是和解了。右为徐德亮,哭得也很伤心。

第二拨离开德云社的是何云伟、李菁。在那之前,曹云金在郭德纲生日时闹过出走,但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何云伟他们离开是因为北京台。郭德纲说他只承认两个人对他有恩,一是电台主持人大鹏,第一个发现他,第一个推荐他,为他和其他相声界的干仗。

第二个是北京电视台的导演段嵘。我第一次见到郭德纲就是段嵘组织的媒体采访,那时没有一个记者知道郭是谁,几个月郭创造了史上最快走红速度,想再约他采访可就难了。

郭德纲和于谦先是参加了北京台组织的相声小品邀请赛,获了奖。在那之前,郭也在安徽台有节目,但只是众多主持中的一个。那档叫《超级大赢家》的节目,郭德纲曾经在一个透明的橱窗里,挑战48小时被人围观。

北京台打造的《星夜故事秀》也需要喜剧人才,郭德纲是他们发现的至宝,他与春妮搭档主持。郭德纲走红之后节目很多,安徽台、天津台都有,他把这个节目交给了他最看重的李菁、何云伟。北京台认为他们捧郭有功,而郭是最讨厌别人让他记恩报恩的,2010年,北京台春晚拿下了郭德纲的节目,这是双方决裂的开始。这年夏天,有邻居反映郭德纲的别墅改建侵占公共绿地,北京台《每日文娱播报》前去报道,争执中,郭德纲的弟子李鹤彪打了摄像,李被拘留。释放后,郭德纲表示热烈欢迎,公开说李鹤彪是民族英雄,记者是妓女。他和北京台遂成不共戴天之仇。

2013年,北京台台长王晓东病故,郭德纲在微博上发出一首打油诗,“一去残冬晓日红,三杯酒泪奠苍穹,鸡肠曲曲今何在?始信人间报应灵。”并配发大红“囍”字图案,将微博置顶。

这事他做得不漂亮,连钢丝都不好意思维护他了。中国广播协会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发函,要求强烈谴责郭德纲侮辱逝者的行为,当然电视台也会收到封杀他的指示。

那是郭最难受的一段日子。再回到几年前,徐德亮的出走让郭意识到不能靠感情,要靠合同。他给了一份终身合同让徒弟们签,没写报酬,但写了违约金100万,何云伟他们只好签了。

之前说郭德纲没有公开骂徐德亮,但不代表他演出时不骂。2009年封箱演出他让全体人员上台骂徐和王文林,包括于谦也得表态,可是管得住嘴,管得住心吗?

何云伟、李菁最重要的收入和阵地就是北京台那个节目,郭公开说北京台有本事就别用我的人,实际在断何、李的财路,俩人权衡之下决定“背叛”郭。这是给郭和德云社最重的一击了,他俩是德云社比较少的有商业价值的演员。

第三次重击是曹云金,曹在微博里说他实际是被郭停掉演出不得不离开的,原因他没有明说,或许和他不肯签那个终身合同有关。曹是郭德纲妻子王惠的表弟,亲戚关系在利益面前也不中用。出走的这三拨人是德云社的骨干,那之后郭德纲开始力推岳云鹏,带他上天津卫视的节目,作为助理主持站在旁边。原因就是因为小岳岳忠心,一直说“没有我师傅就没有我”,也帮着老郭骂那些叛徒。这是他对曹云金微博的回应。

曹云金的支持者有西安的相声演员苗阜。

演艺圈浑浊,相声这汪水浑上加浑。因为相声演员多半出身底层,野蛮生长,能说会道,撒起泼既有文化人的骂人不吐脏字,又有草根的不要face。

当然郭德纲要是全无情义和本事,于谦这么聪明的人也不会一直和他合作。举个例子,侯耀文是突然去世的,他女儿侯爽因为遗产和伯父侯耀华起了冲突,郭德纲帮侯爽争产,公开和侯耀华撕破脸。中为侯耀华,右为侯耀文。

郭德纲熟读古书,有他信奉的一套伦理道德体系。曹云金这些指控,老郭不会就这么罢休,他会憋着更大的招,他的吵架功力比相声功力还要深厚。于谦说郭德纲属大猩猩的,逮谁挠谁,所以他必然不会吃一点亏。老郭撕了无数人,如果都写出来是一部长篇小说的体量。他这辈子,成也是这张嘴,损也是这张嘴。

没有郭德纲,何云伟他们成不了气候,因为他们的才华不足以重振相声,所以他们不敢也不能丢掉这个“云”字,谁认识何伟、曹金呢?

德云社这种分配制度,有点能耐的人不反也难。郭德纲认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但曹云金他们会觉得你是我老师但不是我父亲,我没有义务为你卖命不求回报。因为郭德纲本人吵架功力一流,这些徒弟绑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再加上他的个人魅力,钢丝们虽然是现代人,却不自觉地用旧时代标准来看待这件事。

如果脱开师徒关系,员工对薪水不满跳槽,老板到处骂员工,断他们财路,钢丝们会替这种老板打抱不平吗?师傅授课理应收费,也可和学员签订一个合理的回报协议,比如设立经纪部门抽成,但过于计较钱的老板是留不住有才能的员工的。

赵本山的徒弟为什么反水的少?因为二人转地域性极强,他们又是通过本山传媒电视剧走红,所有平台都在赵的掌控下,也有离开的,离开之后比在本山传媒混得还惨。

可相声不一样,在北京演出就足以糊口,又可以接主持、演戏,只会比在德云社收入高,大不了成就有限。郭德纲自己的心也早就不在相声上了,他更喜欢赚钱的感觉,所以去做澳洲小熊生意,卖面膜。

德云社控制不了相声平台,所以对员工的控制力远不如本山传媒。

德云社内讧是一堂很好的管理课,经纪公司捧红明星后会遇到同样的问题,或许郭德纲可以向SM公司取取经,但中韩国情又不一样。

德云社的家谱没有解决问题,反而暴露了问题,更猛烈的应该还在后面。

请关注编辑出版网 >资讯 >报道 >社会热点转载 ,你懂的
打印 | 收藏 |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春妮发声明:曹云金微博中提到的内容与本人无关 下一篇:北师大学生曝副院长性骚扰 让女生喝带迷药的茶 北师大S姓副院长性骚扰是谁 北师大哪个教授 北师大s姓副院长名单
收藏关注编辑出版网社会热点转载,这里有你懂的

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