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编辑出版网 >> 资讯 >> 读书评书 >> 书评 >> 正文 投稿

大爱如虹——凌粼诗文的故土情·云南情

2014-10-15 09:20 |  编辑出版网  | nihao

大爱如虹
——凌粼诗文的故土情·云南情
  为文者都希望别人关注自己,也关注自己的文章。当然,自己也会关注别人,关注别人的文章,凌粼就是我最为关注的一位。


  潇湘多俊才,永州不仅出过不少赳赳武将,也出过不少影响深远的哲人、作家;这里还来过不少文臣武将,哲人才子,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史记》有“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可以想象舜的到来,永州开化之早就不容质疑了。再有散文家蔡邕、元结、柳宗元等,在这块土地上不仅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也留下千古不朽的文章。
  “尽献都庞之宝,广纳潇湘之财”这是写在江村圩市上的一副对联,江村因此而名,那时还不知道出于凌粼之手。
  而后又一副对联:“待人贵在诚,诚是为人之道,也是为官之道;办事贵在实,实是为民之本,也是为政之本”,对联不在文,而在真,因此在湘被广为引述,便也觉得凌粼为人为官为文之道。
  而后又读到了凌粼的散文《悠悠九疑情》。
  凌粼钟情家乡的山水,文风朴实、清雅、思情切切,对所惠与自己故土上的一切更加充满了感恩的心情。
  文章说,九疑山“得益于二位伟人,一是中华道德文化的鼻祖舜帝。他晚年南巡九疑,每一道沟坎小溪,每一道山梁小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为九疑他流尽了最后一滴汗一滴血,留下了一首可歌可泣的千古绝唱《南风歌》。另是当代伟人毛泽东,他的一首《七律·答友人),写尽了九疑山的万般秀美。随帝子飘动的白云红霞,乃至血泪滴蚀而成的斑竹枝,无不溢泛出九疑山的灵气,牵动着华夏儿女无限的遐想,绵绵的思念。伟人的情怀,伟人的气概给本就美仑美奂的九疑增添了豪迈、雄浑和神奇。”
  第一次说起凌粼是在我到《惠州晚报》工作的时候,《经济导报》来惠州的一记者告诉我凌粼是位会写诗的大官,永州人,在省城长沙工作。
  再后来,我到了云南楚雄,中国诗人之家挂牌的那天,诗人、 《人民文学》主编韩作荣和我在雄宝酒店的大厅里品茶,突然问我何许人,我答:“产异蛇的地方”,他一下子想到了刚到云南履新的凌粼。韩作荣创作有名的报告文学《城市与人》时,凌粼是那个城市的主角,当然与凌粼会有一番不浅的交情,那一晚上就只听韩作荣说凌粼在长沙的口碑,也说凌粼中文系毕业,能诗能文。
  官员靠政绩说话,文人靠作品说话,我那时还没有过多接触过凌粼的文章。韩作荣说,凌粼的文化底蕴深厚,语言干净利落,有气魄,读来让人心怡气爽。
  后读他《柳子碑廊序》一文,当对凌粼有了深刻认识:
  太史公曰:“舜南狩,崩于苍梧,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可见九疑、零陵之名,皆因舜而生。至瀛政执权,为平夷南蛮,凿通湘漓两水,从此,零陵遂为交通要津,设零陵郡;至魏晋,更名永州。
  永州南接粤桂,北连衡岳,拥潇湘二水之清秀,生洞庭一湖之碧波。晴初霜旦,云蒸霞蔚;极目而望,气象万千。
  地灵人杰,俊彦辈出。袭北地先哲之德范,开南国后世之学风。一时文韬武略,荟萃于斯。首其功者,其柳子欤!贞元元年,革新受挫。嗟嗟柳子,负辱遭谪。永州十载,悲苦何堪?困厄之中,述《天对》以明心志;旷达之时,作《八记》而遗绝响;严冬风里,孤舟独钓《江雪》;残月江边,《渔翁》晓汲湘泉;《捕蛇者说》,道尽生民之艰苦;与韩愈书,看破仕途之玄机;志如灵均,难酬报国之愿;才胜贾傅,愁对湘江流水;命途多舛,时运不济,惟以“愚”而自励。仁者贤者之心,令后辈仰为观止。
  自柳之后,永州之名,誉贯神州。湖湘学子,潇湘及半,濂溪、绍基之属,无不承柳子之亮节而成一代之宗师。
  今逢盛世,力倡德治,为感化万民,永州市各届政府,先后历时十余年,在冉溪南岸,筹建柳子碑廊,立碑四、五百方,将其永州诗文,以及历代士子学人凭吊之作,尽刊其中,以贻后世,收厚德载物之功。谒者,读其文章,吟其诗歌,宁不深受裨益,如坐春风?余供职家乡之时,尝有意于斯而未遂,今见此事告成,且愧且喜,爰为序以记之。
  这是永州在建柳子碑廊时,家乡向凌粼求的序。
  序文论及古今永州,天赐了这方灵山秀水,养育了不少饱学才俊,其开宗名声,贻后世享用,宁不感戴?
  “余供职家乡之时,尝有意于斯而未遂,今见此事告成,且愧且喜”的谦恭,更可以看出凌粼是位对故土和大地情结倚重的人,上叙章句可见一斑,更有后来力推《美在永州》并亲自创作主题歌的歌词,真是不弃故里,感情笃厚,难能可贵。
  也许凌粼是受了生身之地的人文熏陶,君不知凌粼少小生活过的黄田铺早有原始人为遮蔽风雨将三块嶙峋巨石交叠达成石棚,巨石工程既蔚为壮观,又让人匪夷所思;这里还是献“苦肉计”鏖战赤壁的东吴老将黄盖的故里;还有个国民党的宿将唐守治也是从黄田铺石板路上走出去的。
  斯土斯人,凌粼怎能背离故土?怎能挣脱娘亲的牵绊?
  但作为官员与文人的凌粼还是带着对故土浓浓情怀和割舍不断的牵绊远走他乡,这份对故土的依恋和感恩情,也追随着凌粼翻山越岭,到了他乡的土地上。
  凌粼也爱七彩云南,有歌词为证:“我爱你的白云蓝天,我爱你的红土高原;我爱你的四季如春,我爱你的气象万千;七彩云南我的家乡,七彩云南我的家园。我爱你的三江流水,我爱你的百花草甸;我爱你的热带雨林,我爱你的湖泊冰川;七彩云南我的母亲,七彩云南我的依恋。我的心啊为你感动,守望着你的秀美山川;我的手啊为你高举,保护着你的灿烂明天。”
  这是凌粼的博爱无形,大爱无疆。
  当凌粼作词,晓耕作曲,何纾演唱的这首《七彩云南》的歌曲唱遍三迤大地时,我打心底里佩服老乡文人凌粼对于七彩云南的一片挚情。
  凌粼对生存、发展和未来都给予了最高的人文关怀。
  一个文人,亲近大地,就是亲近母亲、亲近百姓,一个文人也就有了永盛不竭的创造力、生命力。
  当我们又欣喜地读到凌粼新作《云南美》和《永远的香格里拉》,更觉得大爱无处不在。
  真没有想到这并不是凌粼生身之地的边陲云南却成了其心灵栖息的家园。
  记得高尔基曾经说过“我们应该赞美她们——母亲,整个世界都是用她们的乳汁哺育起来的……没有母亲,既没有英雄,也没有诗人。”
  凌粼一定感同身受,尽管人都有眷恋故土强烈而复杂的情怀:逝者如斯,春风依旧;额痕可辨,乡音不改。敢情在凌粼的眼里早已把云南当成了“深固难徙”的故土家园,像吸吮过乳汁的生身母亲,而深深地爱着,不仅在先前动情地写下了《七彩云南》,今又泼墨恣情写下了《云南美》。
  凌粼在《云南美》中这样吟道:“天也云南美/地也云南美/冰川伴热海/蓝天彩云追/山也云南美/水也云南美/江河淌碧玉/群峦竞翠微/云南的美是看不够的美/云南的美是说不完的美/云南的美是神奇的美/云南的美是忘不了的美。”
  不难看出凌粼诗中阔大的境界,明丽的色彩,高昂的情调。这正是大师冯友兰给人生定义的四个境界之最高境界——天地境界。也只有这样具有广阔的心灵宇宙空间的人,其作品才可能具有天地意识,才能透出人的无穷生命意蕴,才可能抵达凝重、庄严、优美的澄澈之境。
  凌粼于边陲云南的村寨、节日、歌舞,也都倾注了真情,亦物亦心,这种“真”是可以触摸也是可以检验的。王国维说“大家之作,其写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无矫揉装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凌粼写作中的真切与真情,无疑也具有大家之作的风格。
  其词云:“村也云南美/寨也云南美/漫步三月街/又泼吉祥水/歌也云南美/舞也云南美/多少阿诗玛/跳得四海醉/云南的美是看不够的美/云南的美是说不完的美/云南的美是七彩的美/云南的美是忘不了的美。”
  难以想象在凌粼的视野里,那种“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也就是诗人徜徉古今之隔,游心天人之际,行物我之间,“一花一天国,一沙一世界”,从一花一草,或举手投足可洞悉宇宙之奥妙,人间之大观。显示出了作家在微尘中显大千、有限中见永恒的大器。
  我更多地读懂了作者对于这片土地的心灵关照,是作者吟唱高原的圣灵之歌。
  文学史上有鲁迅对于故园大到历史、人文,小到花草虫鱼的信手拈来;也有艾青“大堰河,我的保姆”的千古绝唱;还有福克纳对他那“邮票般大小”的家乡无穷其极的描摹与颂扬。榜样在前,凌粼又偏得云南之独厚,这方充盈着灵性和气韵的苍莽大地,又怎能让他不爱云南呢?
  其词又云:“古也云南美/今也云南美/太阳点火种/高原孕文明/哥也云南美/妹也云南美/汗水酿美酒/共同举金杯/云南的美是看不够的美/云南的美是说不完的美/云南的美是和谐的美/云南的美是忘不了的美/美啊/云南的美是永远的美。”
  这仿如一曲清音,一闻即醉。如此熏陶的个体生命,定能泯灭物我界限,放浪大化之中。
  这也许就像诗人匡文留说的:  “浓情有大爱,大爱出好诗。”
  我敢说,凌粼的歌吟之情,是作者完全读懂了这里的历史厚重也读懂了一种沉郁的风情,更多的是诗里充满着深切的人文关怀,之所以千百年来许多诗人的诗句脍炙人口,千古不化,盖因寄托了深深的人文关怀,也只有人文关怀才能构建云南山水的和谐美,也构建了歌词的和谐美!
  如果说,只须漫步在作者的诗语里便可领略到那千姿百态、风情万种的《云南美》,读过《永远的香格里拉》之后,那你一定为包容着丰富内涵的意象之美而感动:“天边飘来一幅神奇的画/画的名字叫香格里拉/雪山环抱绿色原野/和风吹开四季鲜花/峡谷飞出三江并流/湖水倒映天地光华/你把美丽送给人间/你让世界圣洁无瑕/你是我心中不落的日月/你就是永远的香格里拉。”
  诗评家张同吾说过:“诗是不羁的灵魂像天堂鸟一样自由飞翔,诗是不屈的人格力量像火焰一样熊熊燃烧”。我们完全可以体验到凌粼将心路历程中的感知、体验转化成了一个又一个新奇的意象;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作者与天地往来,与山水耳语,化出了“与山相映发,而巍巍影现;与水相涵濡,而洋洋徜恍”的诗音和境。
  有人说,真正的爱,应该超越生命的长度,心灵的宽度,灵魂的深度,我想也是,要不作者又怎能唱出:“远古传来一首吉祥的歌/歌的名字叫香格里拉/经幡诉说千年沧桑/琴弦弹唱新的神话/锅庄跳出丰收喜悦/藏房洋溢祝福奶茶/没有痛苦/没有忧伤/团结友爱/亲如一家/你把和谐送给人间/你用旋律征服天涯/你是我心中不落的日月/你就是永远的香格里拉。”
  读着这样一些洁净、纯美的诗句,委实有一种直达心灵的震撼和感动。因为这是作者用澎湃的心潮诠释了大爱的真谛:爱不仅仅是小我,一家、一人,而是天下,是苍生。
  大爱如虹。
  大爱更多地包含了作者所要担当的责任,是进取,更是牺牲。
  (本文转自《文学界》,凌粼系湖南省永州人,现在云南省人民政府任职。)
请关注编辑出版网 >资讯 >读书评书 >书评 ,你懂的
打印 | 收藏 |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习近平谈读书 下一篇:习大大喜欢读的西方文学经典作品
收藏关注编辑出版网社会热点转载,这里有你懂的

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