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编辑出版网 >> 资讯 >> 读书评书 >> 图书著作 >> 正文 投稿

新书介绍:全球变暖——毫无来由的恐慌(转载)

2009-11-12 21:29 |  编辑出版网  | nihao

全球变暖——毫无来由的恐慌(选载)  

科学界挑战全球变暖理论的不乏其人。其中影响最大的学者之一是麻省理工学院的讲座教授、气候专家林森。去年他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两篇颇有影响的文章,声称科学界对地球是否在变暖并没有统一的看法。他在演说时甚至批评说,全球变暖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宗教,信仰者根本听不进不同意见。持同类观点的科学家认为,地球气候本身就存在周期性的变化。

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出版 作者:S.弗雷德·辛格

有证据表明,在全球变暖的过程中,人类排放的二氧化碳,充其量只是扮演了一个次要的角色。相反,如果我们往回追溯到有100万年历史的气候变化历程中,我们会发现,温和、适度的全球变暖只是1500年(±500年)气候周期中自然变化的一部分。

  由于气候变化周期是长期、温和的,以至于我们人类在温度计发明以前,在历史上并未留下具体的气温测量数据。但有书面记载的证据表明,气候变化确实存在。古罗马曾记录,从公元前200~公元600年,在意大利和英国,葡萄种植带逐渐北扩。欧洲和亚洲的历史也都告诉我们,公元900~1300年,存在着一个中世纪暖期。这个时期又称小气候适宜期,因为当时冬季温暖,四季稳定,并且没有猛烈的暴风雪。人类的历史也同样记录了小冰期,历时约从1300~1850年。但人们却以为这些气候变化事件,都是一个个独立的事件,而不是属于一个有规律的持续模式。

  1984年人们的这种想法开始转变。当年,丹麦的威利丹斯加德教授与瑞士的汉斯奥斯切格教授首度公布了格陵兰岛冰芯的氧同位素研究报告[1],他们提取的这些冰芯提供了一套地球25万年气候的“历史档案”。信息链接氧 的 同 位 素氧的同位素,即同属氧元素但具有不同质量数的氧原子。自然界的氧有氧16、氧17、氧18三种同位素。同位素方法是利用元素同位素含量和比值来推测过去气候的温度,其中以氧同位素方法应用最广。例如,利用氧同位素比值可以测定极地冰原不同冰层形成时的温度状况。在冰层形成时,气温越低,其中氧16和氧18的比值越高。因此,通过测定冰芯中各冰层的氧16和氧18比值的变化,即可确定冰层的年龄。

  科学家们比较了氧18同位素和氧16同位素的比值,这两种氧的同位素比值可以用来指示降雪时的气温。通过这种方法,科学家们期望能够找到在冰期史上著名的9万年冰期和间冰期的记录证据。虽然他们原先并未期望能发现两者之间的任何关系。但令人吃惊的是,他们却意外地发现,在冰期和间冰期之间有一个明显的气候周期,虽然温和,但的的确确在持续发生着,这一周期大约每隔2550年发生一次——这一周期很快又被重新评估为1500年(±500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人们已经坚信温室效应理论,并认为工业企业的增长足以改变地球的气候。然而,对在那遥远的被冰川覆盖的格陵兰岛上的一些新发现,却很少有媒体对之感兴趣。

  自1984年以来,威利丹斯加德教授与汉斯奥斯切格教授用大量的证据确证了1500年气候周期:

  ●南极东方站是前苏联于1957年12月6日在南极设立的考察站,该站位于南极大陆东部的冰川上。1987年,东方站取出的冰芯显示了在过去的40万年里,存在着1500年的气候变化周期。

  信息链接冰芯冰芯是现代人研究历史环境变化的重要手段。所有在大气中循环的物质都会随大气环流而抵达冰川上空,并沉降在冰雪表面,最终形成冰芯记录。冰芯分析的每一个参数都至少载有一个地球系统变化过程的信息。冰芯中氢、氧同位素比率是度量气温高低的指标;净积累速率是降水量大小的指标;冰芯气泡中的气体成分和含量可以揭示大气成分的演化历史;宇宙成因的同位素可以提供宇宙射线强度变化、太阳活动和地磁场强度变化的证据;冰芯中微粒含量和各种化学物质成分的分析结果,可以提供不同时期的大气气溶胶、沙漠演化、植被演替、生物活动、大气环流强度、火山活动等信息;同时,冰芯也记录了人类活动对气候环境的影响和各种信息,等等。与历史文献记录、树木年轮、湖泊沉积物、珊瑚沉积、黄土、深海岩芯、孢粉、古土壤和沉积岩等可提取过去气候环境变化信息的介质相比,冰芯以其保真性好(低温环境)、分辨率高(可达到年)、记录序列长(可达几十万年)和信息量大,而受到地球科学家的青睐。

  ●科学家对冰芯的分析研究表明,北极地区、欧洲、亚洲、北美洲、南美洲、新西兰和南极的冰川进退均与气候有关。
  ●通过对广布在北大西洋、南大西洋、马尾藻海和阿拉伯海等海域中的海底沉积物进行研究,证实存在着1500年的气候变化周期。

  信息链接海 底 沉 积 物海底沉积物是了解气候变化的另一种方法。海底沉积物是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逐层堆积形成的。如果将钻头垂直钻入软泥并从软泥芯中取出样本的话,古气候学家就可以对几万年前的海水温度变化进行推算。由于沉积物的沉积速度是一定的,因此通过计算这些软泥芯到软泥表面的距离,人们就可以推算出该样本的历史年龄。另外,这些沉积物被称为软泥,大部分是由被称为有孔虫类的微生物的外壳组成的。这些生物生活在软泥的表面或贴近软泥的水层中。科学家们通过分析由微生物外壳变成的化石就可以判别出这些生物的种类。由于每种生物只能在一定的水温条件下存活,因此这些生物最能反映出当时该海区的温度状况。

  ●从北半球的爱尔兰和德国,到南半球的南非和新西兰,均发现有溶洞石笋证据,证实了现代暖期、小冰期、中世纪暖期、黑暗时代(欧洲中世纪的早期)、罗马暖期以及罗马暖期之前未被命名的冷期等气候变化周期。

  ●来自北美1.4万年前的古花粉化石9次完整再现了现存植物,这表明地球存在着1650年的气候变化周期。

  ●欧洲和南美洲的考古证据显示: 史前人类在气候变暖时,把家园迁到山腰;而在气候变冷时,则从山腰上迁移下来。

  地球不断地变暖和变冷,这一周期循环的过程是不可否认、年代久远的,常常又是突然、全球性的。因此这一气候周期也是永不停歇、不可阻挡的。同位素、冰芯、海底沉积物、古树木年轮、溶洞石笋,这些都告诉我们: 气候变化与太阳辐射变化有关。

  温度变化是缓慢的。在长期的气候温暖期里,像纽约和巴黎这样的中纬度地区,气温大约平均上升了2℃;在极地高纬度地区,气温平均上升了3℃以上。在气候寒冷期,气温平均下降的信息链接溶洞石笋溶洞石笋是滴水带来碳酸盐矿物沉积形成的,而溶洞滴水是雨水通过石灰岩从地表渗透下来的,必然经过土壤层。由于植物的根呼吸和微生物活动,土壤中的空气含有大量的二氧化碳。一方面,土壤二氧化碳的多少受温度的控制;另一方面,土壤二氧化碳的多少又能决定岩石被溶解的多少: 二氧化碳含量高,水的酸度就大,被溶蚀的石灰岩就多,沉积到洞里的物质也就多;反之,二氧化碳含量低,水的酸度就小,所溶蚀的石灰岩就少,当然沉积到洞里的物质也就少。在从地表向地下传递的过程中,水流不但带有大气温度或降水变化的信号,而且还加入了许多地质、土壤环境变化的信号。当水最后到达洞里,从滴水沉积出来的石笋也就成了一个气候或环境变化的记录器。

  幅度也差不多。在赤道地区的陆地上,则气温变化不大。降水的变化往往是更不可靠和不一致的。

  无论二氧化碳的浓度是偏高还是偏低,气候变化总是粗略地按着时间表周期性地出现。根据1500年气候变化周期理论,在过去的150年,地球进入了一个温和的气候温暖期,而且这一温暖期将持续数百年的时间,将基本上恢复到中世纪气候最适宜期的温度。

  在气候温暖期,气候变化是最稳定的。在小冰期,则常常被频繁出现的洪水、干旱、饥荒以及暴风雪所干扰。然而,尽管有这一切证据,仍然有数百万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们、许多科学家以及许许多多的权威组织,甚至是第一世界国家的各国政府,都在告诫我们: 现阶段的地球变暖,是人类排放的二氧化碳造成的,是极其危险的。他们号召全社会放弃使用大部分的化石燃料,减少能源消耗,并接受大幅度削减粮食生产、卫生技术和生活水准的建议,以“拯救地球”。

  显然,我们已经错过了对1500年气候变化周期的预测!

  难道担忧全球变暖,我们就得放弃使用化肥、汽车和空调设备吗?

  难道担忧全球变暖,我们就得放弃在20世纪已经取得的先进科学技术吗?而这些科学技术曾使人类的预期寿命整整延长了30年!

  人们必须大规模地做出牺牲以达到符合《京都议定书》规定的二氧化碳排放目标。根据公约要求,人类必须设法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以便使温室气体排放比1990年的水平减少5%。但即使这样做,也无法预测是否能起到减缓气候变暖的预期目的。拯救地球免于人为因素的变暖,要继续等到《京都议定书》尚未具体化的第二阶段目标,它预计将于2012年实施。
  1995年,美国一个环境保护学家评论道:“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的气候评估报告,要通过二氧化碳减排,达到稳定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的目标,那么排放量必须立即减少60%~80%。但对于发展中国家,减排指标相对较低,随着发展中国家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和人口的增长,将不可避免地增大对化石燃料的使用,从而增加了温室气体的排放。那么,要达到减排目标,美国等‘重污染区’国家,将不得不减少60%~80%甚至更多的温室气体排放。”[2]

  人类每年大约使用8000万吨氮肥用于农作物施肥。氮肥的生产过程通常是以天然气为原料,提取空气中的氮(空气中78%为氮气)。人类在1900年使用工业氮肥之前,地球只能在低得多的生活水平上养活15亿人,并且还需通过砍伐大片的森林来增加耕地。

  假如人类放弃了使用化肥,并砍伐了全世界仅剩一半的森林来获取贫瘠低产的更多耕地。显然可以预测,这将导致世界上一半的野生动物物种随之消失,而且将有1/4的世界人口营养不良。假如有研究能证实,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不是二氧化碳排放,而是属于地球气候变化的自然波动。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难道这不是个令人懊悔不已的气候保障政策吗?

  设想一下,如果是因为《京都议定书》或一些类似条约的限制,从而使发展中国家转向采用传统木柴方式来取暖和做饭,那么在未来50年里,在发展中国家,不知道又将有多少额外的森林遭受砍伐?

  可以说,有关全球变暖利害关系的争论是空前的。人类和野生生物在这场争论中都有可能遭受损失。

  1500年气候周期真的主宰着我们的地球吗

  “温室效应论”追随者说:

  “在现代气候史上,1999年是气候变化最剧烈的一年,1998年、1997年和1996年也是这样……在一个长达900年的气候降温趋势里,在最近的50年却突然发生逆转……科学家们预言,相对于过去几百万年,地球将在短期内变暖。一个气候噩梦即将来临,而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将是发生在人类历史上最危险的事情。”[3]

  “极端气候事件将引发一系列灾难: 我们从未遇见过的飓风将夺去数百万人的生命;破纪录的罕见热浪和极端干旱将可能导致非洲和整个印度次大陆走向饥饿的边缘。”[4]

  “从酷热的夏天到海平面上升,全球变暖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我们知道大部分温室气体来自发电厂和汽车,而且我们知道如何去限制其排放。”[5]

  “哪怕是诸如减少50%以上能源消耗的政策,也将强有力地推动拯救我们的地球免遭人类的贪婪和漠视所带来的噩运。”[6]

  “不管全球变暖是否科学……气候变化将提供最大的机遇使世界实现公正和平等。”[7]

  现实型怀疑论者说:

  “2005年3月21日出版的美国《科学》杂志上的研究报告,通过分析北半球3大洲14处古代树木的年轮,得出的结论是: 中世纪暖期的气温和20世纪气候变暖的趋势相近。”[8]

  “我想鼓励委员们质疑媒体报道的那些因人类活动引起气候变化导致恶劣天气出现的有关证据。某地某时发生的极端天气事件,例如,在2000年11月和12月,美国48个州相继经历了106年一遇的极端寒冷天气……飓风与龙卷风的强度和频度均未增大……统计数据表明,干旱和湿润的时间也没有增加或减少。”[9]

  “飓风、寒流、热浪、冰雹和龙卷风,周期性的洪水和干旱,都是不可预见的天气事件。当然,这些都是属于正常、始终会发生的天气事件。而且,更确切地说,在我们居住的地球上,这些极端天气现象仍然按其固有的规律发生着。在一些地方,飓风平均能提供1/3的降雨量……我们所说的‘气候’其实是一种极热、极冷、降水和干旱的平均状态……古气候和地质证据表明,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人类甚至还面临过大大超过这些有历史记录的极端气候事件。”[10]

  “在9~11世纪的暖期,洪水发生的频率平均百年低于4次。而在14~17世纪的小冰期里,洪水发生的频率却是温暖期的两倍。”[11]
更多

请关注编辑出版网 >资讯 >读书评书 >图书著作
打印 | 收藏 |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黄安年:童庆炳著:《童庆炳谈审美心理》提要 下一篇:经济指标解读(第2版)——洞悉未来经济发展趋势和投资机会
收藏关注编辑出版网社会热点转载,这里有

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