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编辑出版网 >> 资讯 >> 编辑职业 >> 正文 投稿

不可原谅的排版错误── 编辑实务2 :写给编辑人的信17

2011-12-01 20:43 |  编辑出版网  | nihao

周浩正:编辑力初探1.0(连载)——

【写给编辑人的信17】 

不可原谅的排版错误 

── 编辑实务2 

亲爱的朋友﹕

有些「」事老鲠在喉头,当一吐为快。

在我购阅的某些书,编排上的陋习,似乎已积非成是了。其中特别难以忍受而眼看越演越烈的是﹕不该出现「空白页」的地方,偏偏突兀地「空白」在那里,说有多碍眼就有多碍眼。很明显的,有些编辑不真正了解什么叫「单页起」、「双页起」(跨页表现)、「(次)页起」和它们的选用时机,以及其间的差异。

这该属于书籍编辑的基本功吧!

为什么没人教?为什么容许他们的错失犯了又犯?

和朋友聊天时,彼此笑说,一定是家里大人太忙,无暇兼管细节﹔或是更让人吃惊的答案﹕连「大人们」也不以为是错失?这些知名出版社的「范本」杵在那儿,新进编辑盲目模仿,久而久之,以为这才叫正确。呜呼!放眼世界,大概只有我们大喇喇地别树一「式」,形成当今书籍编排的特色。

解决之道,只需归纳成一个极简单的原则遵循之﹕

 

左翻(西式横排)的书,右页绝不容许空白页出现﹔

右翻(中式直排)的书,左页绝不容许空白页出现。

 

也许有人会问:这是谁规定的?即使这项规矩是曾存在过的,为什么我们不能打破它?

假使非如此硬拗,我建议大可不必再往下读,因为有些行规行之有年,除了少数特例(如艺术方面或有特殊考虑的需求),可说全世界都谨守规矩,我们又怎能罔顾事实?

假使置身编辑台上的你和我有相似的困惑,也许有人会问:当文章不够长或多出一段,恰巧导致不该出现空白页之处出现了,那该怎么办?

我接受过的训练,只有一个答案﹕绝不容许

而,这也正是需要编辑发挥专业能力的地方。

面对这种情况时,编辑必须绞尽脑汁去克服难题,所采用的方法,约有下列数种﹕

1.依文气走势,松开(增加)段落,将内文延长到空白页(至少要有二行);

2.依文气走势,连结(减少)段落,将内文挤进章节最尾页(满版为止);

3.增加(或减少)内文小标题;

4.与着(译)者商量,调整内容长短(最好少采用此法);

5.从全书编排上理解,若能在行距、行数、每行字数、大小标题所占空间略予调整,或可将这一困扰解开;

6.故意制作「小注」(注释/编按),不露痕迹地加长内文;

7.刻意在版面预留空间,做成Box或抽言──难度高,但极有效﹔

8.增加插图或图片(留意全书的一致性);

9.在不伤害原文的前提下,任何其他的尝试。

 

事理既然如此清楚,那为什么市面上仍经常出现「不当空白页」的失误?

有一种可能是编辑真的不懂,那么这篇短信或许有些参考价值。

另一种可能是编辑偷懒。因为按照上面所提出的编法,岂不累人?不如怎么方便怎么编,反正成书印行之后,技术问题一向乏人闻问,这点版面上的缺失谁会在意?何况这种观点,谁对谁错还有得拗呢!

第三种可能是──在编辑作业流程中,文字编辑和美术编辑分流了,文编把书稿整理好之后,就交由美编(更糟的是直接交给排版公司,现在的排版公司都自设美术人员,自动配图进行版面构成)全权处理,不再参与监督或讨论。美编有时为了表现大气一点,或选择的图或画适宜做跨页表现,也就顾不得文字编排上的禁忌,发稿时,不论中、西式,每一章的开始,都选择「双页」起排。

即使有人纠正时,还每每以艺术设计专长做为颠覆传统、创新的借口,把批评者奚落一顿,吓得文编再也不敢吭声。

但演变成今天我们见到的情形,我认为一方面是文编失责,一方面是制度失衡。

这儿牵涉到极其重要的关键﹕成书之后的编辑责任谁负?是文编或美编负其总责抑或文编与美编各负其责?由文编从头盯到尾的「一条鞭法」或是由此「分流」?现在出版社分工日细,文编多半不肯、也不认为该去协调美编,主客关系厘清不了,缺憾即因隙生成*注1。

现在回归本题。

一本以文字为主的书,版面的设计终决权,当控制在文编手上。

书稿拿到之后,应先了解书的结构(其他应注意事项不在讨论范围)。

接着,决定版面规格(字体、行数、字高……等)及落版方式。以中式直排(右翻)的余秋雨《借我一生》为例,这部书厚厚一鉅册,文字是它唯一表现方式,而章节甚多。我们看到编者套袭「天下文化丛书」惯用的「双页(跨页)起」编排,结果出现不少「左页空白」。其实,这部厚书应该选择「单页起」及「(次)页起」,在一章结束之后,不论单双,次页立即接续,一则可避免上述遗憾,一则可节省不少纸张,这么畅销的书,一口气印行十几万本,减少不当白页,不也可保护大自然少砍一棵树?

看!编辑不也该带着环保意识编书吗?

假使坚持每章都要跨页表现,那么无论如何请发挥编辑功能,想方设法,不让左页(或右页)成了空白!

「双页起排」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落版方法,因为要克服的问题会增添不少,通常做老编的能避则避,非万不得已不轻易选择;现在的年轻朋友总以为跨页的版面视觉效果特佳,故乐此不疲,也就顾不得触及其他禁忌了。

手边的两本书,凑巧都患了同样的症状:一是作者赠送的《杰出女性学者给年轻学子的52封信》、一是《藏书之爱》(很不错的书)。这两本书的编者,只要稍微留心,应该能够克服──好好的书,一定要带着遗憾吗?

我曾经和两位熟识的编辑反应过类似的意见。

其中一位耸耸肩,告诉我他只能反求诸己﹔另一位则找来一本国外出版、介绍艺术作品的图文书,证明人家也一样印行「不该发生空白页」的书,认为我太大惊小怪,而且如此编书,大家都没意见,反而是我多事了。

他把特例当通则,说得我当场愣在那儿,久久说不出话。

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浩正 1,11'05

 

──────────────────────────────────

*注1:如何厘清文编与美编彼此主客关系,极其重要。若是以文字内容为主要要求的书籍和杂志,当以文编部门主编(含)以上的主管或由其授予全权者负其总责,美编不可也不应逾越这个界线,他可以建议,但没有终决权,否则责任归属难断。在台湾有不少印制精美的全彩杂志,文字往往变成图片的附庸,完全违背出刊宗旨,使读者迷失于夸张的七彩绚烂中,常有不知从何阅读之憾。当然啰,要是以图片为主的出版物,我们同样不能接受文编的喧宾夺主。在一本以文字内容呈现为主的出版物,美编的任务在如何满足主编者对标题及内容所要求的强度清晰地传递给读者,让读者感受到并接受它,美编要恰如其份(美容大师)扮演建议者而根据裁示执行之。

请关注编辑出版网 >资讯 >编辑职业
打印 | 收藏 |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型」与「脉络意义」●简析一本旅游杂志●:写给编辑人的信16 下一篇:落版的艺术 ──编辑实务之3:写给编辑人的信18
收藏关注编辑出版网社会热点转载,这里有

宣传